所謂工作默契

Eric的大姐來當過課程的義工之後,忍不住笑說:「Bubu上課真即興!」因為,除了準備的內容之外,我常在學員問完問題之後,轉身進廚房,拿了材料動手就做了起來。這其中,最辛苦的當然是小米粉了,不過,我對她的能力,她的工作熱情與愛心都深具信心,所以並不曾為此感到抱歉,雖然心裡的確是感謝與讚嘆的。我看到超越這些情緒感觸而出的,其實是我們因此培養而成的工作默契。

這些照片是我們這個月第二次的「茶宴實作」,11樣點心分工完成後,我給了一個功課。我要大家想想,如果這些食物要上桌,他們會如何安排?希望先不要彼此討論,各自畫下心中理想的草圖,當然,我不會去“檢查”功課的;所以大家可以自在地想像。

功課完成之後,我跟小米粉開始動手佈置。我們事先都未經任何討論,有什麼用什麼,兩人工作時也極少對談,憑藉的是平日工作的默契──尊重與妥協。

記得Pony九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我問她知不知道「compromise」的中文怎麼說,她想了一下,腦中沒有「妥協」兩個字,但回答說:「可是我知道什麼意思。」到現在,我還記得她的解釋──放棄自己的堅持,接受別人的意見。

與小米粉工作時,我們的妥協總是很溫和,完全反應了這個英文字「相伴」與「承諾」的組合;為了一個更好的工作品質的承諾,我們在靜靜的觀察與覺知中,放棄自己的原意,接受對方的決定。

有學員想知道上一堂課的菜單名稱,已在此頁末補上
http://www.wretch.cc/blog/bubutsai/16318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