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是母親〈二〉

我雖然動作很快,但對收穫的期待卻總是很慢、很有耐心。甚至於如果沒有收穫、做白工,我也很容易就釋懷,不會因此而放棄想要的耕耘;對於教養孩子,更是如此。

每次在面對信賴我、想跟我索取好的教養妙方的朋友時,我總是感到非常抱歉!因為深知自己提供的方法非常平凡、也沒有足夠的震撼力。最讓我心虛的是,它不能一針見血、也不會藥到病除。

一個月前,我們已在打包家裡的東西,所有餐具與傢俱的包裝都是小P一手包辦的。她安安靜靜地完成許多事,讓我感受到十八歲女孩在工作中寧靜思考的耐心,與軟軟的手仍然可以有的威力。

前幾天,當我在準備一場演講的ppt檔時,看到了一些舊照片,是小P回台灣上小六那年拍的,照片記錄的是我帶她跟班上同學做的一份自然功課。

那一年,不管家庭、工作或生活,擔子都是沉重的。但不管再怎麼重,生活裡的教養工作還是得動手完成。

孩子的成長不等人,而我也知道:每天被時間配發的親子相聚,如果自己選擇放棄,也不能暫存延時再領。所以,我總是願意用其它時間超時工作,而盡量在孩子需要的時候,領著她們在生活中學習。

兩組照片之間,六年過完了。

六年裡,我們母女又一起做了好多事,也慢慢在生活的工作裡,嚐試轉易主、副手的位置。每一次交接成功,我就知道過去的細心牽引與耐心等待,都沒有白費。

在Pony提前畢業這半年裡,當我們出門工作晚歸的日子,她會幫我們準備「愛的晚餐」;在我們沒有時間照管她的時候,她動手料理家、用我們曾給過她的生活照顧,來關心我們的需要。

我不敢問大家,你們覺得花六年或十二年、帶領孩子這樣認識生活、培養能力是不是划算的工作。但我想藉此說明,在自己的三本書中,我所分享的故事都是時間的禮物。

時間告訴我:愛得不斷耕耘、慢慢收穫。

六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