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體會

早上沒能把這篇文章寫完貼上就開始忙,一直到十點多才離開店裡。我跟Eric說,我一定要在今晚十二點之前把文章貼出去,因為對我來說今天是非常特別的日子。

今天是Bitbit Café第十二天的營業日。

今天是 十二月十二日 ,Abby的生日。二十二年前,她在清晨的聖歌聲中出生於台東的聖母醫院,那一刻的喜悅我永不遺忘,而且越久越甘甜。

這一陣子,我“瘋狂”地工作,看在大家眼裡,我好辛苦;在自己的感覺裡,我卻像一個過度興奮的孩子,完全沉迷於工作的草創艱辛中。我無法睡是因為有好多好多的菜單在我的思路中爭先恐後地想博取注意;因為有太多東西想做,於是在興奮中,我也會感到微微的苦惱。

前十天,爸媽哥哥嫂嫂就在我身邊。他們對我的勞累感到非常不捨,也很苦惱,大家一直不懂,我為什麼不一次把人請足。只有我心裡知道,自己一定得這樣步步扎穩才能往我要去的地方行進。我像是走在鋼索上,努力維持著最好的平衡。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真的覺得工作已一天天順手了起來。我相信這個餐廳一定會慢慢、慢慢地朝我想要的方向前進;很快地,我希望的功能與活動,也會在自己穩定第一步後成型。

家人給我支持、幫我許多忙,他們的體諒都是因為愛,而能有這些體諒,是因為在生命中我們有過許多共同的經驗。

最近,Pony在大考,我因為忙就常常錯過她的電話。她告訴爸爸說,寒假有三個願望:「好好睡覺、好好吃中國食物、好好在店裡幫忙。」我常常想到她們,一累就想,一想就感到勇氣百倍、快樂非常。

親子之間的相似,外表是一部份,但內心的共感常常更能說明彼此之間的深刻影響。記得開店前有一天,我在工作,電腦響了嗶聲,是Abby的信,信上說

Hiiii mami & dadi,

It’s 5AM, I’ve been up since around 3:30 AM, writing an essay. I still have pages to go but I’m being very efficient. While on my break, I was reading your blog and I just want to point out that it’s interesting how we parallel. Recently, I posted an entry about the distance I thought necessary between a manager and staff, then you posted an entry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maintaining distance between staff and customer.

I have also been thinking about what it means to be “too busy”, and what is “enough”. That is something I am going to write the next time I find a scrap of free time…

How we think alike!

love you,
Abby

今天,雖然非常忙,卻好幾次想起這封信。母女的心靈相通不只使我特別想念孩子們,也惦記剛剛才離開台北回去台東的爸媽。這一陣子,我忙於築夢,只支取他們給我的愛與體諒,自己卻完全無法付出。

但我知道,愛裡永遠有體諒。

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