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教育

雖然「愛的教育」已經因為過度使用而顯得陳腔濫調,然而,這四個字寫的仍然是教育中最深的期待、最美的結果。

Abby
入賓大一個學期之後返家,我看到她從一個「會」讀書的孩子變成了一個「愛」讀書的孩子。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天早晨九點半我從高雄機場接她回家,經過十幾個小時從紐約轉西雅圖、台北而後高雄的航行,我以為她盥洗之後大約要倒頭大睡。Abby入浴時我去店裡轉了一下,再回家卻看到書房的燈敞亮,拾級而上,一眼就看到我那甫從地球另一端飛回的女兒披髮側身倚在桌前讀寫法文。此後在家渡假的三個星期中也沒有一天她不曾好好端坐桌前閱讀或寫作,她的成長我不用多問就在每天的作息中深深感受到了。

使Abby成長的當然是因為有許多好薰陶,一如她在家書中提到同學之間的提攜與扶持、砥礪與相伴,但是我有幸一再從言談與信件中看到師長們所給予一個孩子的照顧與教導,在情感上是如此細膩、在時間上是如此迅速。

親愛的Chance教授您好:

收信平安 ! 因為我們正準備啟程到位於台灣東部的外婆家過節,所以我想在出門之前向您說聲聖誕快樂 !

我非常喜歡上您的課,這堂課對我來說有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在學校以這樣小小的討論團體一起研究功課(對我來說真是喜出望外的經驗)、第一次針對一個文學作品做那麼細膩和深入的探討等等。謝謝您在整個學期中對我的指導,也謝謝您暸解我渴望能夠有機會回答問題──即使所回答的只是淺顯的答案而已。我發現這個課程對我來說真是個挑戰,但同時卻非常有收穫;雖然這話聽起來好像很奇怪,不過上您這堂課讓我感覺到自己像個十足的大學生。

Chance教授,因為很喜歡上您的課,所以我本想在下學期再選一堂您所開的其他課程,我很感激您這麼快就把課程摘要給我,並為我預留座位;這份關心,讓我在選課最後階段不得不放棄您的課程時,越發感到難過與遺憾。最近,我發現另一個吸引我的課程──是有關高齡社會的相關課程。我因為從小和祖輩們非常親近,因此延伸了對於其他年長者的愛;在高中的時候,我已經實際深入老人院的服務,我認為這堂課是讓我對這個主題有更深入了解的好機會。不巧的是,這和我所原先選定您的那堂課衝堂,所以在仔細考慮之後,我決定先放棄您的課程而選擇有關高齡社會的那堂課。

事實的情況是,我已經在這個星期改完我的選課了,但卻遲遲無法送出這封信,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的心情。我曾那樣表現出對Tale of Heike的一番熱衷,而後卻放棄這堂課,我對這個不得不的選擇感到非常失落,也希望獲得您的諒解。

很抱歉在這個充滿愉快節慶氣氛的時候捎來這個令人失望的訊息,雖然它並不令人愉快,但是我認為應該早一些讓您知道﹝註﹞。更重要的是,我要感謝您在課堂上給我們的美好時光以及我所學到的一切。現在我很想盡快去我祖父母家向他們「炫耀」我新學到的知識。

祝好 

Abby

Chance教授的回信

親愛的 Abby

        謝謝你誠懇的來信。雖然我很期待你能再到我的課堂上,但對一個新鮮人來說能多涉獵其他領域對智識的發展是比較好的。我想你看到的應該是BFS (譯注:為Benjamin Franklin Scholar班哲明∙富蘭克林學者的縮寫,即賓大的榮譽學生)講座中老化現象研究(Gerontology)的課程吧,我記得那是給三、四年級生的主修課之一,但是有時候他們也收一年級的榮譽學生,看起來那個研究課程蠻適合你的。

我記得去年一位教授在BFS相關課程中談論到有關人口統計學(
Demographics)的課程,他說高齡社會是目前全世界最重要的變化之一(甚至比電腦所產生的影響以及其他許多事還來得重要)。日本很明顯的是最快演進到高齡社會的國家 ─— 我經常在針對這個主題所做的調查計劃中進行演講;去年,我們有一位在這個領域的專家也討論到了有關在日本鄉下地區老人自殺的議題。妳在賓大讀書的期間,如果我們有任何相關的講座,我會盡可能讓你知道;我想你在工作上也可以有一些和高齡社會相關的選擇。

對於Tale of Heike, 我們也會在我所開的「忠勇的戰士」的課程中閱讀,我還有其他相關的課程也都歡迎你隨時選讀;有時候,我或許也會替BFS上Tale of Genji「源氏物語」。事實上,我認為每位教授都會希望你能選他們的課,所以你應該讓更多的老師認識妳, (如果你不清楚我為甚麼這麼說,我要說明的是:因為你對事情思慮很縝密,富有創造力,而且在上課前總是會先做好準備,而你這麼做是為了實務上課程的需要而不是為了要給教授們深刻的印象)。我確信你將會發現許多更深入的課程,也會有更多的同學可以和你一起激發新的想法。你不僅會發現許多比我們還要更好的團體 —─ 四位非常聰明和心思細膩的年輕女孩──也會有更多新的以及那些預期之外的經驗陸續到來。

請你一定要轉告你的家人,我們很高興他們讓你到這麼遠的地方來求學,請好好享受和他們共處的時間 !

祝好

L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