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名字

雖然是店休日,但我們還是沒有晚起。不同的是,起床的時候Eric跟我說,他已經有好久、好久不曾睡得像昨夜那麼好了,而我也是!

昨夜睡得好,並不是因為今天店休,而是走道另一端的房間裡,睡著好夢正酣的Pony。孩子在家的感覺真好!

台北時間的前天晚上九點多,Pony來電說要從紐約機場起飛,雖然我已經歷了一整天的體力勞累,身體很疲倦,但一整夜就是不斷醒來,無法安睡。Pony一向害怕搭飛機,但Abby還要過幾天學期才結束,所以她自己從紐約取道東京飛回台北。

星期天早上起床後,馬上要面對一個瘋狂忙碌的工作日。我不像平日那麼專注,每過幾個鐘頭,就想著Pony飛到哪裡了,她好嗎?也像平常搭飛機那樣,每次總讓我緊緊牽著的手,還冰涼地出著冷汗嗎?她會記得在飛機上要穿暖暖的嗎?她不吃不喝不上洗手間嗎?每件小事都掛著我重重的牽絆。

七點半,我們截止點餐,開始廚房的收整清理,我的心越飛越遠,一點都不像帶頭的人。八點半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抱著水仙說:「水仙,對不起!今天讓你們自己結束好不好?我想回家洗個澡,去接Pony!」當時Wallos正在洗碗,我請他幫水仙阿姨關店,他一如往常可靠地回答說:「姑姑,沒問題!」我於是飛奔回家,利用一點時間梳洗再趕往機場去。

全日空到達的時間延誤了半個鐘頭,十點半我去了一趟洗手間,走回等候大廳時,遠遠看到Eric尋我的眼光收不住滿懷的笑意,Pony已嬌嬌地挽著爸爸的臂膀,笑倚在父親身旁了。我抱了她好久好久,那地球兩端的遠路,忽地不再成為我的恐懼;再過幾天,我們又可以一起來接姐姐,好好過一段全家團聚、無需彼此想念的美好生活!

是席幕容的詩吧!

── 愛 原來是沒有名字的 在相遇前 等待就是它的名字

對我來說,愛也是沒有名字的,在與孩子相聚之前,等待與想念就是它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