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與謝謝

小廚師在三點半離開工作室,細部收整完畢回到家,已經五點多了。天雖然還沒有開始暗下來,但知道黃昏天空的變化就要開始,所以我先把起居室的窗都推開,再去浸泡今天孩子們用過的圍裙與擦手巾。回到廚房時,落地長窗盡頭的山與天光果然已經層次地展現出梵谷給提奧信中所描述的色彩:那美妙的黃色,美妙的、溫柔的綠色。

我靜靜地享受了一下這將暮未暮的美景,心裡一片寧靜之中卻有一股難以相容的酸楚,去淋浴時,我終於難忍地哭了一場,就像上個星期日從善化帶完小廚師回到飯店後,我也蒙被哭了一場。

是孩子們使我想起Bitbit和小Bo吧!一直以來,我對於他們的情感可以說是連成一片的。還沒有失去兩隻小兔子之前,我並沒有細想過這件事的自然與合理,一直到Bitbit與小Bo突然之間與我不再有生活照顧的牽繫之後,我才了解為什麼我把小朋友與自己的小兔子想在一起,是因為他們有幾個共同點:可愛、需要照顧、對關懷有敏銳的反應、仰賴著成人所提供的安全與溫和的氣氛。

我很想念Bitbit和小Bo,直到現在,我還常在家裡聞到牠們的氣息,常會好像聽到牠們在牆角刨抓鑿洞的聲音。我還沒有習慣牠們已經不在的事實,但很謝謝小朋友與我同工的一天!你們使我的想念有了實際的依托,謝謝你們的卡片與擁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