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爸媽的結婚紀念日就在西洋情人節,一早去高鐵的路上,我先打電話回家祝賀。電話中爸爸聽起來很開心,說因為很高興,一時沒能分辨是姐姐還是我的聲音。

五十六年,爸媽在婚姻生活中的盡心盡力給了我們全家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想以這首他們年輕時也耳熟能詳的歌送上感謝。

 

這個情人節很開心,雖然沒有安排任何慶祝,但與Eric一起工作了一整天;最棒的是,情人節前一天、星期日的早上,我們陪淑芬與弘燃一起送邀請卡去給惠蘋、泓靈時,六個人的聚會好愉快。 

 

自從我當了這對小朋友的求婚見證人之後,他們很樂於跟我親近,很耐心聽我叨唸持家經。已辦過結婚登記正在籌備婚紗的拍攝與婚宴的年輕人常常帶來愛的喜悅;送卡片去給惠蘋的那個早上,我們興奮地分享著他們的計劃、也準備在他們拍婚紗那天要空出各自的工作日來陪伴他們〈假陪伴之名湊熱鬧之實〉。 

 

我很喜歡這對年輕人,因為他們很樸實、很上進、很願意為對方付出,也一直虛心學習愛的生活功課。惠蘋與我都希望能送出更多的祝福,那天,我看到惠蘋把女作家張曉風女士的婚姻禱詞給了淑芬,我想,他們一定會好好讀、好好思考。 

 

從求婚那天到現在,剛好過了一年半,從照片中,我都可以感覺他們的「長大」;






在愛情的世界中,當沒有禮物也沒有意外安排的驚喜時卻還能不斷感受快樂與歡喜,那就是我覺得最沉穩的意義,也是這首「婚禮的祝福」歌詞的祈望。 

 

在這個世上,有幾對夫妻是我心中真正愛的典範:錢鐘書、孫運璿、李光耀和曾志朗與洪蘭老師,不是因為有人特地寫過他們的愛情故事,而是在他們工作或生活的字裡行間,相知相惜的感覺自然流露。 

 

一月時,睡前重讀李光耀的傳記,在憶述他的情竇初開與愛的加深的篇章中,有一頁寫著: 

 

這時我已經適應了劍橋的生活,雖然老馬識途,但還是遇到新的問題。菲茨威廉的初級導師兼財物總管龐茲分配給我的房間,是在劍橋以南 三英里 的地方,我嚇呆了。格頓學院是在市鎮的北邊,我千方百計物色離芝比較近的住處,始終找不到,龐茲不講情,我向學監上書,他的回信語氣很慈詳,但不乏一絲冷冰冰的幽默。
 

 

我躲在被窩邊讀邊笑,忍不住要唸出書信的內容給Eric聽;真是好可愛,非常適合情人節做為分享。
 

 

親愛的李: 

 

…….  

 

你申訴說要去看未婚妻路途遙遠,或者說是妻子吧,因為你顯然希望她會成為你的妻子。實際的路途不像你所說的那麼遠,尤其是在愛情提供了動力的時候。
 

 

我不曉得你有沒有讀過偉大的神話,但你會記得,有位先生天天晚上游過博斯普魯斯海峽,為的是見他心愛的女子。與此相比,到格頓是小事。不幸的是,一天晚上那位先生游過海峽時淹死了,但你是否非得在路上因疲乏而死我感到懷疑。然而如果你能在格頓附近找到房間,我們會盡力跟你配合,發出許可證。所以,如果你想來找找看,就找找吧!
 

 

順便說說,格頓學院會不會賞識你那麼快跟這位少女結婚,我沒把握,因為他們會順其自然,而且是恰當地假定,在愛情最初的光芒下,人們只會花很少的時間讀書。但我太老了,不能對一個男士和他心愛的人提什麼忠告。
 

 

真誠的  

 

W.S.撒契爾

目賭情人節一年比一年更熱鬧、更盛大、更鼓勵人不惜千金表愛意時,我又想起這封信的內容,並以他們深長、堅貞、毫無遺憾暫別的感情想著:當鮮花、巧克力、蛋糕、情人餐都隨著商業佈達而遠離生活時,留下來最甜美的,應該是想要把伴侶當成此生摯友不斷努力的心情。

 

 

謹以此送給淑芬、弘燃與所有年輕的愛侶。

一年半前的求婚記:在愛裡相遇
http://www.wretch.cc/blog/bubutsai/1605099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