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習

昨天是第三個星期六,一早,我就在店裡看到Yuki。

一起在廚房裡工作的時候,我問道:「Yuki,這是妳第六次來Bitbit Cafe嗎?」Yuki回過頭來,笑著對我說:「不是!已經是第七次了。」

我嚇了一跳,時間過得多麼快,是第七次了呢!這七次中,她清晨從台中搭高鐵而來,或夜晚踏著夜色離開三峽時,眼中的景致應該有好大的改變吧!

那心情呢?不知道這一個月一次的操練,對她來說除了體驗不同行業的辛苦之外,是否還有其它更好的收穫?

在Bitbit,我們一整天裡難得能有閒下來的時候,而我在工作中習慣聚精會神,沒有一邊工作一邊閒聊或分享的習慣。不過,忙裡偷得一點點閒是常有的。我會帶杯咖啡去店對面的路邊石椅上小坐片刻,或帶著一個喜歡的碗到對面的全家超商買個冰淇淋裝在碗裡吃。

有一次,我跟Yuki把冰淇淋倒入一個黑色高腳碗的時候,一個小朋友痴痴地盯著我們看,她輕嘆一聲說:「好漂亮!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們被那軟軟的童音逗笑了,很想把那杯冰淇淋送給她,卻不知她的母親會不會允許。

星期六忙完晚餐後,店裡已沒有空桌給Yuki用餐,我跟她說:「妳應該沒有過晚上野餐的經驗,等一下我帶妳去體驗一下。」

一等廚房的清潔尖峰大致疏散過後,我們裝了兩盤食物和一杯飲料走出店裡,坐在大樓人行步道區上的石方椅上「野餐」。

我跟Yuki說:「妳知道為什麼我常常會搶著去洗碗嗎?其實,那不只是大家看到的其中一個理由──「Bubu很愛洗碗」,應該這麼說吧!我知道自己是店裡洗碗最快的一個,而在非常忙碌的時候,更快速的疏散對整個工作的流暢度有很大的幫助。做任何事,即使小到像洗碗這樣的工作,我也會把「貢獻」這樣的概念放在心上,我但願自己與人同工時,對別人是很有幫助的。

我也一直在訓練兩個孩子,做事要有全景觀的能力。我們如果習慣看到整個畫面、看到整個過程的流動,自然會了解自己該如何做才是最好、最有幫助的。

餐飲的工作很瑣碎也很彈性,我無法把工作切割到完全的分工負責。所以,一個人如果在團隊裡無法理解貢獻的重要,一定會做得很痛苦;不過,話說回來,如果能領略這種教育的好處,收穫也不只是某項能力的加強,相伴而來的是一種面對挑戰的性格強度。

在晚風裡,我們吃著Pony為我們做的生菜沙拉時,我又跟Yuki說:「妳知道為什麼我洗碗很快嗎?因為,我總是先解決大的器物。」

我們在廚房工作常常會改變決定,那改變不是因為猶豫,而是因為經驗使我有了一種更敏銳的判斷,我對情況的預估常使我馬上要做出新的決定。連洗碗這樣的事,我也會判斷,先做什麼在此刻才是最重要的。當洗碗機一槽槽進出的時候,我的幾分鐘如果運用得夠好,的確會造成不同的結果。

跟Yuki談起工作或生活時,她很少說話,通常只在我講完後點點頭或輕輕給一兩句回應。

不過,我相信Yuki一定不會只把我說的話當成一份單純的工作分享。我知道我們是想透過一個月一天的同工,探索自己對生活的感受、探索在恆習中找到實作與熱情互為供應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