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二〉── 永遠不可能的「剛剛好」


「朋友們看到這幾十年來我到處跑、工作生活兩頭忙的腳步,總覺得我是一個什麼都不怕的人。但是,在做任何事之前,我其實是樣樣都怕過的。」  

這是幾個月前寫在「怕」這篇文章裡的話,「怕」這個詞,最近又成了我的心情寫照。

我發現,每次從構思到行動,最真實的心情總是「害怕」與「興奮」各佔一半。害怕是因為一旦採取行動,就代表著新的開始,而「開始」難免會改變舊有的安定;前進的同時總得不斷捨棄。

雖然想要在三峽開始新餐廳的念頭一直存在腦中好幾個月了,但把念頭放在心中的感覺,其實是非常安全的;既留有夢的希望,又還不用付出行動的代價。 

不過,我知道光「想」是哪裡也到不了的,而停留在純夢想的事也無法使我得到真正的滿足。幾個星期前,我還是在某一個機緣裡,匆促地決定了地點,也很快就決定工班,動手裝修。

 這決定讓我從心中的夢裡走出來,往另一個生活的夢中走去。  

我在怕什麼呢?坐下來的時候,我靜靜地問自己。

怕自己「太」忙 。 

怕黃昏時我不再能悠然地從做菜的水槽邊看窗框下夕陽斜照的山景 。

怕孩子回來的時候,我不能自由地抽空陪她們 。

得到負分的有三項 。

那為什麼還是想要行動呢?

因為我想要有一家自己親手佈置、溫馨可愛的小餐廳。在那裡,社區的朋友可以坐在一個溫暖的角落、用一只磁杯或陶杯,喝一杯價位不高的好咖啡。

我想要在餐廳裡提供自由的菜色,讓為我工作的伙伴們體會,廚房裡的活動不是「廚工」,是改變生活幸福感的設計與實作。

我想有一處可以每個月邀集父母們來談心的地方,我們可以坐在大桌前彼此鼓勵、檢討自己、分享生活,而不是由我站在台上演講。

我想有個地方每個月可以帶小小朋友作菜、教他們體會自己與環境的關係、把整個餐廳讓出來給他們用。

我想繼續讀書會 。

我想要再有一個食譜讀書會。

我可以……

我想要…… 

然後我再問自己:

既然妳想要、可以做的事有那麼多,難道妳不用捨棄一些已有的東西嗎?難道,想要任何事是可以不用付出代價的嗎?

我想一想、再數一數,我有好幾個正分可以抵扣那三個負分,我好像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

「太」忙是個可怕的字眼,代表著某個程度生活的失控。但是,無數的經驗也告訴我,那過度的負重會慢慢好轉,一時的忙亂都是免不了的,但慢慢會好、慢慢會進步。

我有兩個選擇,做或不做;如果決定做,我得改變生活,如果不做,我就永遠不知道那個夢是否真的可愛、那個角落是否真的溫馨。

所以,我捨棄了「剛剛好」的忙碌,希望,等半年後再回想此刻的心情時,我又向「剛剛好」靠近一些了。

你可以在此點選之前的文章: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