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的辛苦

 

在沒有任何的儀式下,店裡已經開始運作四天;不管有多久的廚房經驗,重新培養我與新廚房的感情是首件要事。昨晚正在忙晚餐的時候,冷凍庫的機電先生進來調整換裝一些東西,他們轉來轉去的身形使我不能專心作菜,我覺得很「生氣」。那位先生以為我這樣說,是因為我怕他看到我的廚事機密,所以直說:「我不會偷學、我不會偷學!」我突然覺得自己的態度很可笑!

每天站十二個小時無法坐下,不累是假的,但是我覺得很開心。外場那兩個年輕小朋友跟我一樣,整天沒休息但臉色愉快,光這點就是我最大的安慰。想到小錢每天從忠孝東路往返,我覺得很過意不去,但她肯來使我感到非常快樂。

昨天下午,水仙也從台南到了,如果不是她常常提起,我真的不覺得她已經跟在我身邊工作十整年,這一年的休息我們少有見面的機會,但只一聲呼喚,她就暫時拋夫棄子地尋我而來,我想,我一定不會忘記自己對她的感謝。

無論是家人或朋友都很不捨得我的辛苦,可是,我想在這裡跟大家說,這是任何一件工作都會有的「起頭難」,請不要為我感到不捨。我的瘦或累都只是完成一件事的過程,如果大家用著一種哀怨的眼神看著我,我會更難受,所以,我想要大家用微笑為我加油!

 

謹以給美玲的一封信做為這個星期的平安報告。

 

 

親愛的美玲:

不要擔心,我正在做一件非常想做的事,而且,這只是一個過渡時期,明天一定會更好。

我不能下田,但我把餐廳當田耕耘,除了耕作什麼都不想,我覺得很開心呢!從這個點,我看到了別人對我的意義也看到了我可以做的微薄小事,再小,也有一片真情善意,我想,這樣就好。

你來我會很高興,但妳不要記掛。

我就坐在店裡給妳回信呢!今天水仙到了,她來支援我,我打算誘惑她搬來。

Bubu

關於 BitBit Cafe 的訊息請連結  www.bubu.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