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


玢玢與小雨做我的書總是非常辛苦。原本想,「空間劇場」應該會比「廚房劇場」容易一點,但進入美編一個多月了,雖然我們三方誰也沒有鬆懈過一天,但進度還是沒能趕得夠快,這當中,也許我是最了解那慢的原因。

               

我給了玢玢與小雨一堆文字、一堆照片,她們為了讓照片與文字的密合度達到更理想,真是費盡了心神。所費的心神日後在書中或許能被讀者體會得到,但為此而投下的時間,卻不是一般人真正能夠了解的。我為此心中充滿感激,覺得工作到如此繁瑣,仍能維持彼此對這本書的期待,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看到了幾篇初排的版面,雖然袁枚的詩說得真好:  

愛好由來落筆難,一詩千改始心安 

阿婆還是初笄女,頭未梳成不許看   

但為了向寫信來問候的朋友們說明書的進度,還是讓這尚未打扮到山青水綠的阿婆,遠遠地與大家招呼一聲吧!
往好處想就是:若是打扮好了,應該會更漂亮一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