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郎來的一課_談信心與責任的養成

 

找出這張「阿鼠」的照片是為了送給我新近認識的鄰居小男孩,他大概是四歲多一點吧!

    我們第一次單獨談話的時候,他手裡提著一個小透明盒,裡面有一些枯木和幾隻很嚇人的小虫。我跟他問好的時候,他害害羞羞地垂著頭,我於是問起那幾隻實在讓我感到害怕的小寵物。「是麵包虫,牠們的食物是木頭」談起這個有趣的話題,他似乎不再那麼害羞了。我們一起走出電梯時,他有感而發地說:「我媽媽很害怕,如果牠們跑出來,會把所有的櫃子吃光光」。

    過幾個月,有一次我經過中庭時,看到他獨自騎著腳踏車在繞圈圈玩,我忍不住走近問他:「你的麵包虫呢?牠們好嗎?」他看起來好失望,但似乎又很訝異我還記得他就是那些麵包虫的主人。用力吞下一口口水後,他望著遠方說:「放走了,爸爸說要再買幼虫來給我養。」我很擔心自己無端讓他想起那些珍貴的回憶,所以趕快轉個話題問他可曾想過養倉鼠,我把我們家好幾年前養「翁蔡阿鼠」的故事告訴他,還答應要送他一張阿鼠的照片。然後,他似乎很開心地期待著我的分享,為了表示他的開心,他又眨眨眼睛告訴我:「我有看過白色的小老鼠喔!」我看著他可愛的表情,覺得這是一個值得謹慎記下的分享,因為他說的時候,有一種推心置腹的慎重。

    昨天,這麼巧,電梯一打開時,又是他站在角落裡。我一眼就看到他似乎很想遮掩手上那兩小個提袋,所以很訝異地問道:「你們家的垃圾都是你在倒的嗎?」他的臉垂得比第一次見面還要低,小小聲的說:「沒有啦!第一次。」我真是感到佩服,所以自告奮勇地說:「等一下,阿姨可以幫你開垃圾桶的蓋子嗎?」他的頭抬高了許多,輕輕地答了一聲:「好!」然後我們一起走出電梯,往大樓的垃圾處理區走去。他很能幹地分辨這一袋要回收、那一袋是普通垃圾,而我就在一旁榮幸而且盡職地擔任自動開啟的垃圾蓋。

倒完垃圾後我跟他說再見,他也說再見,然後我們轉身分向兩頭走去;走了幾步之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回頭對他說:「明天開始,你們家的垃圾應該都是你倒了吧!」,聽到我的問話,他從大樓入口的向陽處回頭,朗聲肯定地答了一聲:「對!」笑容和聲音隨著羞澀而倉促的腳步急急隱入轉角處;但是,那一刻,我很確定我真的看到一個四歲多的男子漢,就像那個不肯走的太郎,突然在一個信心的召喚下,提起腳步、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