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交棒


我不知道幸福是不是一件可以交接的具體物件,但是,幫兩位學員裝修好他們的店與家之後,我一直想藉著一場小小的儀式把自己認得的幸福交到他們手中、把空間、器具與飾物整合在一餐之間,化祝福為具體交到他們各自的手中,展開自己的新生活。

一月26日從花蓮回台北,小米粉與我稍事整頓便馬上南下準備一月份的讀書會。27日那天,我一早就在高雄工地忙,一直到讀書會結束了還沒能回到台南,不過,黃昏的時候,我還是順著五福路去了大立伊勢丹買菜,七點進Joy家的廚房時,小米粉已磨刀霍霍在等我了。

七點半,我們開飯了,為了測試所有的設備,我把烤箱、蒸爐、與洗碗機全都啟動了,小米粉從餐櫃裡找出適當的餐具,配出顏色諧調、很有樸趣的餐桌。我一邊準備晚餐,一邊叨唸Joy說,以後不能再有任何偷懶的藉口,一定要多把時間花在自己家人身上,把家住得像家,這是任何人都幫不了的忙;嘮叨之際,我才發覺,人一旦心長,不只語會重,年歲也會顯得更長,那一刻,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已經有婆婆的態勢了,雖則這一輩子我永遠不可能當一個婆婆。

隔天中午,我們又去享用WY與員工細心練習的一餐;努力永遠不會白費,他們這一陣子的用功很有進步,信心真的就是要在練習中累積,離開時,我掛在心上幾個月的擔心終於放了下來,願我們都各自努力,為了自己而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回到台東家,我感冒越來越嚴重,不過,活動的奔忙與工地的粉塵總算暫時都先告個段落,我終於能在家好好住上幾天。

爸媽遷居這個家已整整二十年了,這二十年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不在台灣,能像這樣靜靜住幾天的經驗想想少得可憐,那幾天,我常常望著家裡的一個個角落發呆,腦中會突地閃起一個自己並不確定的記憶,再急急去跟爸媽一一印證。

我從爸爸書房找到一些以前留在家裡的日文雜誌,爸問要不要幫我寄回,我說好啊!好啊!自己先翻一本讀了起來。近午的陽光好極了,臨窗前寶藍色的布沙發還是二十年前我陪媽媽去買的呢!我盤腿據角舒服地翻著我的書,穿著圍裙從廚房走來媽媽也加入行列。人生中年,得空與八十歲母親臨窗漫坐讀書、討論細瑣的感覺,美妙如此!



起下廚當然是我們家庭最快樂的事,也是童年起我與母親培養默契的生活習作。那天我拌了一道泡菜螺肉,大家都很喜歡,於是隔天我愛現地又拌了一次;這麼簡單,有空你也試試吧!



 

材料:蔥、香菜、蒜苗、螺肉罐頭〈金龍牌顆粒較大,我把它對切成半〉、韓國泡菜

作法:把蔥、蒜苗與香菜都切成短斜絲或細段,泡菜如果太大片也切成小段,直接用螺肉罐頭的湯汁與泡菜

汁調味拌和,鹹甜的比例照自己喜歡的慢慢加,不要一口氣加入太多螺肉汁,因為湯汁是很甜的。


家人喜歡青菜,我另備一盤小黃瓜與苜蓿芽的菜盤,喜歡的人可以把拌好的泡菜螺肉加在青菜上吃,如果一開始就拌在一起,會很容易出水,味道也顯得平淡,即席再加最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