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帶著鮭魚去旅行」去旅行

 

這幾個月,我本不該有任何出門遊玩的「非份之想」。先前輕鬆答應的邀請陸續都到眼前來,一波波都要兌現。工作、書稿,還有在一個巧遇的機會下再添一筆的工程規劃立即插隊,讓我的工作密度嚴重受到影響。突然覺得,一天24小時真是越來越不真實,簡直就像高山上的空氣,稀薄!不過,什麼都不能再多想,這種時候,達爾文的理論最好,不是強者生存,是適者。適應幫我們拋光打亮生活中的稜稜角角,不讓我們感到不舒服。

四月,惠蘋就囑我說,要去做兩天一夜的小旅行。她不只計劃所有的行程、搜索訂購過夜之處,還堅持不讓我們分擔費用。

雖然我簡直就像逃學去玩的小孩一般,但心情卻非常興奮。打包好行李那晚,我去書架拿一本書隨身帶著,這樣晚上才不會想家。看到那本2000年跟孩子們一起讀的「帶著鮭魚去旅行」,隨手翻了翻,重讀幾篇,記起了在曼谷一起分享大笑的情景。當時,怎麼樣也沒有想過,Abby後來也去讀語言學,語言的邏輯、趣味、與不斷新生的活力與我們家從此緊密相連。我打算到山上去讀幾篇讓惠蘋、泓靈發笑的文章,嗯,這篇就適合早餐「開頭與結尾」。

山中兩日,紀念我們四人加起來共200歲之旅。曼谷之後,這也是我們好不容易的又一次小遠行,十幾年轉眼過盡。最糟的是,我們發現此刻的我們LTM並沒有很強,但STM卻已經很弱。所以,四個人湊不整一首詩,四個人也常想不起剛剛才談過的一些事。泓靈說得好:「還不夠老!還不夠老!」等真夠老了也許年少時曾背的滾瓜爛熟的詩便一首首如行雲流水般自口中吟遊而出。

雖然惠蘋有完美的計劃,但我們這些隊員不才,又因要趕回工作,未能走完全程。每次惠蘋問我們意見時,我們都說:「領隊英明,領隊決定。」可是,我們的拖拉毀了領隊的遠見。旅行後,惠蘋修書兩封,深刻檢討

總括而言:這次旅行,行程失敗,最主要的拉拉山 竟然沒去,沒達到運動功效

但目的達到:吃得很飽,講話暢快,心情喜樂

那就為了拉拉山 的芬多精和水蜜桃,我們再選一天去健行

也許這次也可把四個女孩也帶去運動
 

我讀後知道此後要自強,也知道自己應從「酒肉朋友」之列走出,向善努力。

我要改善的是:

詩要記得清楚,腳要耐走。
要關心拉拉山 的芬多精多過水蜜桃,
要記得仁者樂的是山,不是山產;
智者樂的是水,不是海鮮。

謝謝永遠無法出現在鏡頭中的Eric 為我們留下的200歲紀念行。 時光彷彿跟我們加起來只有八十歲時一樣好。

 

我走在市場最生龍活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