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雜記

十幾天過去了,一片混亂的工地築起了好幾面我構思中的牆與拱形的出入口。

雖然,大動工程或裝修的經驗一點都不陌生,但我是從來沒有畫過任何一張圖給過施作的工班,除了尺寸之外,我什麼都放在自己的腦中與口中。我總在現場解說我的思考,直接放樣,所以,第一次合作的工班都對我有一點頭痛的感覺,當然,一開始的質疑絕對是少不了的。

一如我去市場遇到的人也不相信我的廚藝一樣,我已經很習慣這些印象的反應,不過,我有信心,他們到最後會視我如工作中的知己,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很不錯的同工伙伴,不情緒化也絕不為難別人,只專心尋找幫助工作順利進行的任何可能。如果定睛在工作上,大家都有收穫。


 

在裝修工作中下完決定,會感到一種滋味特別的微微痛苦。不是煩惱決定下對、下錯,而是一旦用掉一個想法,就要等好久才能再有機會試另一種構想;這的確不像做菜與嘗試之間的簡易關係。 

對於自己的空間,我的看法總是武斷。因為沒打算多聽別人的意見,所以也養成習慣,如果別人不問我,我絕不會給他人居家佈置的任何建議。我們應該要多了解別人的思想再進入討論。工作經驗的分享當然是有的,但除此之外,如果主動給別人太多美感的見解,反而會阻礙發想產生的可能,與小朋友同工,我也經常這樣提醒自己。

我很感謝負責工班的陳先生,雖是第一次合作,但他願意了解我對許多工法的想法,並與我一起「做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