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雜寫〈吵架〉


負責冷氣的曾先生帶著幫他配置出風、迴風口的廠商進門不到五分鐘,我就知道這一頓吵架,大概是免不了的。從去年五月到現在,我已經跟五個工班緊密合作過了,誰能合作愉快,誰得辛苦磨合,五分鐘之內總能見真章。

任何工作都會有需要協調,互相幫助的地方,但有一種溝通方式既對時間不經濟,又虛耗眾人的體力。主導這種溝通的人,通常具有幾種特色:意有所指、繞圈子、所提的事都不具體、所預設的困難又全都是過去與他人合作的經驗。

在工地〈或說做任何事〉我面對情況的思維是:

1問題是什麼?問題在哪裡?

2解決的方法是什麼?誰來配合誰?

這位廠商一來,立刻開始挑剔所有的事,他的話在我聽來都只為表示「我的工作將會很難做」無論是暗架、矽酸鈣板或天花板很高…….無一不是他的困難重重與他心情很壞的原因。

其他正在工作的工班開始感到不耐,對他說:「你有什麼困難,我們會配合你的尺寸跟做法啊!」這時候,一個工作者有沒有與他人好好合作的誠意,就立刻表現於他的回答了

:「啊!你們說是這樣說,反正到時候一定是做不到的啦。」在我聽來,這不是一種性格的悲觀,而是一種為難他人以突顯自我重要的習慣。

我很快把自己規劃的部份講完,決定回到車上打開電腦繼續趕我的工作,讓Eric去處理工班的技術配合與細節問題。Eric曾幾次交待我說,如果我覺得很難溝通的事,就留給他去協調。我很直截了當,跟講話不合邏輯、語言禮貌太差的人溝通,會忍不住問:「我們到底是來吵架的,還是來完成工作?」但,這也許會弄得大家很難堪。

跟這樣的人相處,我不欣賞自己的耐心,但我也不欣賞任何一個在工作中說話像吵架、為難他人或不珍惜時間的人;我覺得他們是「不務正業」,無法得到敬重!

我想,無論是什麼工作,只要面對與他人同工完成的事,就要誠心促成進展;遇到困難的時候,應該想方設法把自己的部份做好。這樣,如有機會,大家一定會很想再度合作,或即使機會無法配合,也深深想念著曾有的工作愉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