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道德成就工作價值

昨天下午與洪蘭老師搭三點多的飛機平安地回到台北,吉隆坡三天的行程已順利完成,謝謝馬來西亞的朋友們!

27日晚上在星洲總社的演講,老師與我並沒有把內容講完,只因時間有限,而話題開後,每個主題又實在有太多可以交換的意見,無法只點到為止。雖然內容沒有講完,但在這樣下著雨的晚上,大家能一起靜下心來思考生活裡遇到的各種問題,我覺得是一件很好的事。與其說我們是為要尋找如何教育孩子的方法而相聚,不如說,我們是為了確認做為一個成人的責任而彼此汲取著力量。

這三十年來,時代的變化太大,我們所面對情況有很多是過去人類不曾擁有的經驗,因此大家都走得戰戰兢兢。但是,我越來越覺得,真正使事情變得複雜的很可能是我們的舉棋不定、內外不一的價值與言行,如果奉行堅固準則而生活,會不會比較容易成功,也比較容易快樂?

昨天在飛機上有個小小的感觸。

我十二歲的時候從台東到台北上學,每個學期都得搭一次飛機。38年前,這一趟飛機的空服員可以做的事比現在的空服員多一倍,他們的精神、態度與工作內容都讓我覺得“慎重其事”,專業不是從制服而知,而是工作者整體所帶來訊息;他們的專業程度也會主導整個環境的氛圍。

昨天我在飛機上,兩位空服員在服務我的晚餐時聊的是她們自己的私事,


“哈!妳沒有全勤喔!”

“對啊!我還被申誡兩次耶!”

…….

 

我得到的並非是“服務”而是她們的聊天殘餘,說真的,上甜點的時候,那隻叉子與湯匙擺得還沒有我們的小廚師來得慎重端莊;管理自己在工作上的精神並不容易,這份堅持才是一個人對於工作價值的印證。

老師與我出發前各自都已在電腦畫了位,我選的是最後一排,老師在我之前五排,中間隔著一個洗手間與小廚房。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之下,我這一區坐的全是著便服的空服員,她們並不正式用餐,但有人會跑到小廚房去站著吃麵啃水果。我去洗手間時看到工作空間,這樣上任務與不上任務的人混成一團,觀感很差,覺得這個團隊的自我要求不夠。我曾在「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中叮嚀我的孩子,不要去探工作中朋友的班,更不要說要「幫忙」,這是一件擾亂他人工作的事,但現在,這種情況有多普遍,年輕人愛朋友,下了班更愛在職場上流連,甚至連飛機上都已經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專心於工作果然是有影響的,我下機時被遺忘了,空服員完全沒有做該做的引導,只因她們在談房價與學區的事,聊天當然會分心。在飛機上,乘客尊重空服員的引導是基本禮貌,許多航班都因為旅客沒有這樣的認知而混亂,所以我等著空服人員進行她們的工作程序,等確定沒有人會引導的時候,我已無法插進不斷前進的人龍,只好等待所有經濟艙的人都下完後再下機。我一點都不在乎晚一點下飛機,離開前,終於有位空服員發現了,她說:「對不起沒有幫妳擋到路!」我只說了一句感想:「不是你有沒有幫我擋住客人的問題,是妳們沒有工作紀律!」

很想把這句話送給所有的年輕人:你看重自己的工作,大家就看重你;成功指的就是這份「看重」可以維持多久的意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