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愛戀

周日一整天的工作,完成了店裡初步的整理清潔。雖然洗碗機已裝好,但配套的食物殘渣台與水槽還未完工。事實上,是因為第一次負責製作的廠商信心超過能力,那一整排的水槽完工的時候,我看了只有想哭的感覺,往後這要怎麼工作呢?我不得不廢棄那完全外行的作品,再尋另一家廠商重作,所以廚房設備耽誤了所有的進度。

這真是遠慮與近憂的問題,我選擇不在此刻將就,以免後患無窮。
 

星期假日整天在店裡工作有許多好事發生。社區裡的住戶因為比較有時間走動,有許多人進來參觀我那亂七八糟的場地,他們給我溫暖的鼓勵。在人煙還很稀少的地方開店,我最常得到的評語是「勇敢、非常勇敢」。也許是因為這輩子其實還沒有做過非常容易的事,所以「困難」永遠是我預估一件工作必然的考慮之一;這「勇敢」要看我往後有多堅持、多努力,才能坦然領受。
 

昨天更開心的是,有位媽媽帶著一對雙胞胎小朋友來探望新店,她們期待要看“Bitbit”。但Bitbit今天沒有來店裡,所以兩個小小孩有些失望,唉!我真的覺得好抱歉!讓孩子失望總是不忍心。

我記得她們叫「舒晴」、「舒顏」,那頰邊的兩條細長髮辮與一式的鵝黃衣褲襯著昨日晴光無限好的藍天與她們童稚的歡顏,讓我工作中的心情愈來愈輕快歡喜。
 

開一家店,裝修是創作的一部份,此後進入實際的運作之後,真正的創意才算開展。上星期我交稿給三十雜誌,這個月我想談的是「跟你的工作談戀愛」,其中的一段寫著:
 

我用「愛戀關係」來形容人與工作的互動不是沒有原因的,在過去的二十幾年來,我的確是抱著這樣的癡心來經營我對工作的情感。不只是對一份實質的工作,我也把當母親、照顧家庭當成一份最有意義的工作來傾注我的愛。
 

我相信這種想法不只我有,還有更多的人同樣愛著其實並不輕鬆的人生。那幾天在波士頓返回帕維敦斯的區間車上,我觀察到好幾個利用行車時間仍然繼續在工作的人,他們的臉上都有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詳和與滿足之感;我於是更加確定,工作與我們,一定可以建立起一種堅固信實的支撐。
 

我也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很久以前記在筆記的一段讀書所得。這使我領悟,工作不是我們不得不做的事,我們的想法會改變許多景狀、減輕不需要的心情負累,就像這段話裡的精義──

我們不能像存錢那樣儲蓄生命。一個人不肯利用他的健康去做事,往往會感到非常痛苦。
心智方面的才能如果藏而不用,就會變質。無論什麼人吝惜記憶不用它,便會喪失記憶。
愛和同情不因使用而消失,只因不用而消失。
因此假使我們竭力不使自己疲憊,反而會失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