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心情雜揉 二


完成一件工作的速度看起來似乎是取決於動作的快慢,但有更多的時候,我相信「決心」才是真正的功臣。只有在決心確立了,具體的工作程序才會開始運作,這樣,即使是動作慢一點的人,只要不浪費時間與資源,也可以如期完成既訂的目標。

昨天,我進入了第三天的工地收尾戰鬥,每一天心裡都很苦悶。工班的工作邏輯與習慣我無法認同,最糟糕的是,如此不斷破壞已有的成果,總使我想起「剩餘價值」這四個字。昨天早上起床時,我很開心自己可以暫時從這種痛苦裡出走一下,早餐後,我先去高鐵接了心岱姐,然後到努可去展開五月的台南讀書會。

11點我離開去做些事,時間真是不經用,再往努可趕回時已經下午一點了,因為不想再麻煩工作人員準備午餐,我匆匆在7-11買了食物,與小米粉會合後,我們立刻往善化去赴兩點的約;這一陣子,小米粉已經很熟悉我的車了,所以我們換手,她開車,我在車上進餐,非常節省時間。

雖然是十月才要舉辦的活動,但主辦單位一直很慎重地與我討論內容並希望我先去訪視場地,所以這一趟就安排與小米粉一起在讀書會後去農場。

天氣好熱,小朱姐姐要我們戴上斗笠,穿過菜圃後,我們看到一群羊,牠們有咖啡色的身體與藍灰色的垂耳,長得有點像我們家的兔子,真是好可愛!一隻隻羊都跑到柵欄邊想索草吃,牠們對我很親切,我也伸手摸摸羊的鼻子與嘴角,溫溫軟軟的,真好玩!好想養一隻!但我得想想要養在哪裡才好。

好奇怪,在農場裡,駝鳥可以跟豬變成好朋友,共同糟蹋下在地上的駝鳥蛋。我也看到駝鳥的睫毛了,從小小的臉蛋上漂亮地扇出一片小屋簷。 想起如今有些少女的臉上也常有這樣的濃妝盛舉,但為什麼看起來就是不像駝鳥的眼睫毛這麼適切!的確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們花了半個小時在農場走一圈,看看小木屋的設施後大致敲定了當天的活動流程,然後小米粉與我又驅車上二高往高雄愛河邊奔馳。下午四點要送床與掛窗簾,這個房子終於慢慢要穿上衣服整頓起來了,就像破蛋前的小雞終於要放出絨毛的一刻,它應該會漂亮起來吧!我滿懷希望地繼續工作,這是緊張興奮的最後一刻,也是之前所有努力傾注情感的所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