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餐盒的留念


星期天的早上,三峽天氣很好,工作室的廚房七點多就開始飄出香味。

一年前,我去社扶帶小朋友四堂生活課程之後,曾經答應他們今年暑假要再帶他們做一餐給家人吃,轉眼一年就過,在車上跟小米粉回憶上一次的課程時,我們一點都不覺得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孩子們長得好快,去年怯生生、黏著社工人員不放的小女孩,雖然今年漂亮的大眼睛中依舊閃爍著害羞,卻不再只裝盛恐懼了,她幫我煎了兩次蛋捲,對於工作的邀約也都以行動一一回應。

活動的時間有限,中心又幾乎沒有設備,所以我們從工作室帶了滿滿一車的餐具與工具出發。我確信孩子總是受美的吸引,去年,當我發現他們很愛喝湯,卻總是用不鏽鋼便當盒裝湯、看起來好危險也少趣味,所以,我跟小米粉就扛了十幾個湯杯去;孩子果然知道這份心意,吃完飯之後,有個小朋友在洗手間外的茶水間洗碗,她看見我走進洗手間,洗完後開心高聲地對我喊:「Bubu老師!我把妳的杯子洗得超乾淨的。」我一直、一直記得那聲音裡對美的看見而產生的珍惜,這就是我從來不會不捨得讓孩子使用工作室任何器物的原因。

主辦單位知道工作多、怕孩子的時間不夠,本來說要請父母讓孩子吃飽一點再來參加活動,這樣中午就不供餐了。我建議一個孩子提撥40元的預算,我們可以從工作室幫他們做個點心盒,我想,至少也要讓孩子工作之後可以加點油。所以,星期六上完「廚房之歌」後,我跟小米粉就開始準備各種材料,但雞跟蝦得要最新鮮的,所以等星期天一早才採買動工;把十六個小點心盒放入紙箱帶上車時,我感覺到星期日的陽光真美麗。 

雖然在中心用的全是簡單的器具,但孩子們還是把一個個非常美麗的松花堂便當做出來了,其中有一格放的是他們親手煎的蕃茄蘑菇蛋捲,孩子對於熱處理的掌握非常好。 

我們工作的時候,有位小朋友很喜歡為別人出意見,也會真的插手去搶工作,所以,我建議大家,先不要跟正在擔任主廚的小朋友說太多,免得他又要聽又要做會忙不過來。孩子聽了我的建議,靜下來了,一位小朋友打開桌上型瓦斯爐、熱鍋、小心地把另一位小朋友為他打散並調好味道的蛋汁輕輕倒下鍋,在翻折蛋捲時,我看到一個動作沒照顧到,於是提醒了一下,才一說完,一位小女生馬上高聲提醒我:「Bubu老師,妳不是說讓煎蛋的人自己靜靜的想、好好的做嗎?妳自己還不是在說。」啊!我真是受教了,連忙閉嘴。 

在中心跟孩子工作很開心,他們真的很可愛也很能幹,但因為資料保護的關係,我們不方便照相,所以,我只能在記憶中留下與他們同工的美好。這小餐盒照片也是我們相遇唯一的心意留照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