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課程剪影(二)

Pony的小課程最後一次上課前,她烤了一些小馬芬蛋糕和布朗尼送給參加的學員。她很愛做甜點,所以開心地說,那是她給自己課堂建立的「傳統」。

第一班學生上課的時間是星期六上午的十點開始,下課前我總在做午飯了。這些朋友來到了「廚房之歌」的真實場景。大家從上課的餐廳經過我身邊要往客廳的大門去之前,難免想到一些烹飪的問題,我們會圍著工作檯分享一些家事心得。

我跟Pony商量,最後一天送大家一人一支木鍋鏟當「畢業證書」。這個奇怪的禮物與畫畫雖然無關,但跟Art是可以關聯的,希望大家因此更喜歡進廚房。

這四個星期裡,小老師很有勁,既傳課堂上受限於時間而無法講完的教材,還傳蛋糕的配方,我看了也覺得好玩。

Pony說要開課的時候,我最擔心的是,她能不能用中文完整地在課堂上傳達自己的意念、與學員做良好的溝通討論。畢竟她在台灣的生活經驗非常少,會鬧出的笑話完全不在大家對程度的預期中。

學員中的莊先生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這件事,但Pony在餐桌上轉述給我聽的時候,我笑得差點把食物都噴出來。她說自己打電話去確認上課時間:
「請問莊小姐在嗎?」
「這裡只有莊先生沒有莊小姐。」
這時Pony突然想起這位報名者的e-mail是ron,對方應該是位男性,連忙說:

「先生,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你是小姐。」
Eric忍不住問她:「妳看到『家榮』這兩個字的時候,不知道是男生的名字嗎?」她一臉茫然,問道:「為什麼這兩個字在一起就是男的?」

我想起Abby也曾在我們店裡打工時接到電話,對方報自己的姓時說:「何,人可何」她很有效率地記下,後來餐點有些問題,她得打電話去聯絡,一通電話打去要找「人可何先生」把對方弄得一頭霧水,無論如何找不到「人先生」。

但是,除了這些過去很少接觸的生活經驗常鬧出笑話之外,我看她寫給學生的信,總有一些奇怪的驚豔之感。除了同音的錯字之外,她用中文表達自己的時候,語意與情感是完足的。例如這樣的信

親愛的星期日班: 

那天討論的太開心,沒注意到還有教材沒有上。怕下一次沒時間,先用e-mail解釋。請看附件圖(可能需要放大)和以下的說明,謝謝!

 

白色物品最難畫,因為我們總是覺得它沒有顏色,可是仔細看,您會發現其實黑與白是極端,中間是不同漸層的灰。東西看起來會立體是因為它反射周圍許多不同的色彩,可是當我們只有黑白的媒材時,我們得依靠灰色來表達這些色彩。黑與白是很明確的,可是灰就像紅或藍。Carmine, scarlet, vermillion  maroon 都是紅,卻看起來那麼的不同。如果仔細地觀察,您將會發身邊有那麼多的色彩,您曾注意過嗎?

  

附件圖是我畫的一顆棗子。我選這個物體是因為它沒有紋路也沒有很難表達的質感,形狀也簡單。我們上週在課堂上練習畫輪廓 (contour line drawing)是因為要讓您熟悉表達一個物體的形狀。而這個excercise的目的是讓您練習上陰影 (shading)

 

圖二,我只有畫出我所看到大致的色塊。我用橫線來代表陰暗;在我覺得最亮的部分,我直接留白。圖三,我把這些色塊接起來。圖二只是讓您知道色塊的存在以及位置。請記得陰影也是有形狀的。電腦動畫常看起來不自然,就是因為它們的陰影上的太均勻,所以看起來平平一片。另一班有人問我,為什麼我的棗子可以畫得那麼光滑,卻又可以看到一區與一區的陰暗差別。關鍵在於漸層;一區與一區的交接應該是很柔和,並不是很大的反差。我們第一堂課有畫shading column (圖四),這會對您認識黑與白的漸層有很大的幫助,請多多練習。如果在家做這個exercise,請先找一個形狀簡單的滑面物體(例如蛋或小蕃茄),有把握時,再找有凹凸的物體。祝您順利!

 

Sincerely yours,

 Pony

隨信附上的還有她為學員示範的圖

我看到有人在自己的部落格裡寫了最後一堂課的記錄,非常生動有趣
http://www.wretch.cc/blog<wbr></wbr>/PHOTORON&article_id=13898663

第一班學員完成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