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小廚師

我從來不知道金門是這麼遠又這麼近;遠的是印象,近的是距離。

昨天早上我們五點半離開三峽,九點在開始座談前還先去金門酒廠 溜了一下。

兩天的活動很緊湊,上午各有一場三個小時的演講,下午小廚師實作也是三個小時。

玢玢告訴我,明天新書「小廚師」就會入庫,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是金門的孩子為這本書的食譜實作揭開出版序幕。這場邀約已經一年多了,改期之後的成行卻這麼巧的就在「小廚師」的出版前夕。 

謹以這些照片與新書自序中的幾段節錄送給金門的父母與孩子。

 

我在最感到辛苦的時候,常常會想起以演奏〈梁祝小提琴協奏曲〉而聞名的日本小提琴家西崎崇子女士。她曾在拜訪「少年宮」時與一位小男孩一起拉琴,照片中夾著琴的頸項雖然是微微上昂的,但帶笑的眼神卻往下望。她充滿情感的凝望剛好與小男孩神氣夾琴上望的眼神知心交會,那笑裡所代表的傳承與希望,深深打動了我的心。 

原來,愛孩子是這麼單純的一件事,就用全然的誠意,把自己勝任的事,好好帶他們做一回,然後用欣賞的眼光、用耐心的期待,展望他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