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小

一直到今天下午的演講結束,我才感覺到六月上旬工作的緊鑼密鼓緩歇了一點。雖然還無法聽到終曲收撥前的當心一畫,至少工作表中出現空格。

 

五月最後一天課程結束的那個下午,我還一度錯誤地以為,一個緊密工作月份的結束,代表著相伴而來、短暫休息的開始。一翻開工作表,才記起六月第一天的早上,幾個月前就已排定九點在台中有一場三個小時的演講,那代表,七點多我就得離開板橋高鐵站。

從 六月一日 到 六月六日 ,雖然每天都有活動,但工地的變化也日日需要照顧與調整。所以,昨天小廚師活動一結束,我就離開三峽,跟這次負責施工的 陳 先生約在工廠見面,準備要在材料展示現場討論一些還未決定的建材。

在展示間盤桓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跟老闆娘與 陳 先生說:「對不起!我覺得現在我沒有辦法仔細翻看這些材料,因為,我心裡其實在緊張著今天晚上和明天的工作還沒有做完準備。我大概知道你們有哪些東西了,回去我會好好想一想。我很抱歉,但是如果不能專心,決定就會慢,這樣反而浪費你們的時間。所以我先回去工作,星期一一早,我先去工地,再從工地轉來這裡。到時候,我應該能很快下決定。」

每次,當我在工作中感到精神無法集中或開始緊張,都是因為工作中的優先順序沒有安排好,而不是因為工作的密度或氣氛無法適應。

該先做卻還沒有完成的事,最使我感受到壓力的存在,所以,當我一意識到這些不夠理想的進行已經造成我的壓力時,為了放鬆自己的情緒,我會在可能的範圍中調整、重新安排與啟動,讓自己盡可能在忙碌中也能有循序漸進的安定。

星期六的小廚師活動,是去年七月答應的一場幼稚園老師的教學觀摩而來的。雖然我領著一個小班、一個中班的小女生當主廚,但如何在他們的年齡中提供「完整」的工作機會與經驗,仍然是一貫的目標。

想辦法整合生活或工作中的雜亂片斷,使之完整,是我的行動概念。無論面對自己的目標或教學的帶領,我都想幫助自己與孩子不斷加強經驗吸取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