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整理(五)

771056505_m

當您覺得孩子對自己的責任沒有處理好時,身為媽媽的妳,是怎麼反應的?您從來不會有情緒嗎?假如您和先生對教養孩子有不同意見時又是怎麼處理的?   

 

Bubu

 

我跟先生在教養孩子的大方向上沒有出現過不一致的問題,但的確在看待問題的輕重上是會有不同的。媽媽因為跟孩子們生活細節接觸很多,所以有時候問題在我的手上自然會被放大。 

 

我喜歡聽我先生分析孩子的事情,如果我覺得自己做得不好的時候,我會跟他討論我的憂慮,他也常常勸我不要太緊張,不要覺得孩子做錯一件事好像長大就會禍國殃民。 

 

當孩子們沒有處理好自己的責任時,通常我要做的事是尋找沒有負責的原因,所以我常常用職場上的角度來看待孩子負責的問題。我很喜歡有一句話說:「任何問題的出現,都有一段時間大得無法視而不見,而又小得可以解決。」這就是我解決孩子負責問題的黃金時間。

我常常用討論或說服的方式來跟孩子談責任問題,我希望能在保留她們的自我當中,以對事不對人的角度來尋求一個共同點。  

 

比如說,Pony喜歡在飯後先去做功課再洗碗,改變這樣的習慣用強硬規定我想是不合理也不一定有效的,所以我跟她商量,說服她接受我的建議。我告訴她以後外出工作有很多事是不能憑著自己的時間表進行,配合環境的需要而調整自己的工作節奏是很重要的;我也以衛生的角度說服她。我覺得這種尋求共識對責任教育是有效的。 

 

有責任感是一回事,落實責任感又是另一回事。請問蔡女士,從孩子觀念的培養到化為真正的實踐力,您碰到過什麼樣的困難?有哪些經驗是可以給我們參考的?  

 

Bubu

 

我所遇到最大的問題大概是當責任落實在生活中時,有些很重要的細節問題會與大環境的價值觀有所拉扯。比如說,以社區服務這一類的事情來看,因為這些活動也被認定在大學申請的參考之一,所以如何讓孩子真正懂得服務與責任的真義,而不是為了大學申請做表面工作也成了我的教育要項。除了鼓勵她們做社區服務要非常誠懇真心之外,我也要他們自己去克服一些小問題。

每個星期三、星期五Abby和Pony課後會去老人院工作,對於這項自願的服務我堅持她們要自己搭公車去。我跟孩子們說,如果她們不能為這些老人們忍受一些交通上的不便而要人接送,相信這份工作她們也不可能堅持太久,而這樣的愛心說來也不過是一時興起,又有什麼可取?我很高興有幾位媽媽們聽了我的話也開始捨棄開車接接送送的服務。

 

問題整理到這裡的時候,我的思路又岔開了,想到一篇舊文章,貼在後面做為補充,在有限的時間中無法表達的也許這篇文章會有幫助。

新加坡小鮭魚日記﹝二十二﹞──仁慈

八月中開學後的一整個星期,Abby的選課還在混亂中,她每晚都用網路電話和我談論課業和生活的狀況,有個深夜在電話中,她說功課很多,而且後天有個全校社團的公開演講。「好緊張!媽媽,我該說些什麼才好呢?」Abby在很多事情上雖是個獨立的孩子,但情感卻很依賴家庭;她喜歡聽長輩的意見,也因此我常常要小心地處理自己對她的影響,讓她在深受關心中,也能培養主見和遇事果斷的能力。

 

我在電話中對她說:「就說妳想說的吧!」Abby在老人院Villa Francis已經工作了一年,我曾跟她同工,親眼見到她與老人們相處時那種自然與天份,我相信只要她簡單地說出心中的感受就會是最好的一篇演講。

 

隔天她已把講稿寫好,在電話裡對我講了大致的內容,我一聽就心動,我說:「Abby,很棒!趕快把稿子傳給媽媽」,幾分鐘後我看到她用附件寄來的檔案,看完後我說出我的感受:「太好了,沒有任何一個句子需要改。」她很安心的說:「那我去睡了喔!希望明天我不會太緊張。」,以下是她的講稿:
 

 

In their everyday lives, the elders at Villa Francis are mostly very lonely. Although they are well taken care of at the home, there always seem to be something that’s missing. And it’s not that the food is not good or the bed not comfortable enough but these elders have much greater needs than just material fulfillment.

Then I think of my own grandparents, how much they love spending time with me and how excited they are whenever I call . Are the elders at Villa Francis any different?

You will be surprised how quite the place is, even though it’s so crowded with people. What they need is laughter , energy and young voices pouring down the hallway. These are things that we can so easily give to them, with whatever talents we have – for example, come and sing away the silence of their dinnertimes, come and dance butterflies into what would’ve been just another afternoon, come and read them a book, draw a picture or just hold their hands and listen to their stories. You realize that, simply by being there, we can make the place feel almost like home. We can give these elders the same love that we give to our grandparents.

Visits to Villa Francis are every other Wednesday but not limiting to that day.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going at another time just let us know – we will be more than happy to take you there, any day of the week.

 
一如我所預料,真誠的聲音永遠有打動人心的力量,Abby這篇講稿引起的迴響,比我也比她自己所預料的來得大得多。不只是很多高中部的學生聽了她的演講之後願意參加這個活動,那天的講詞也深深打動了老師們的心,她的歐洲史老師開玩笑地對她說:「我們現在可是有一個Abby迷的俱樂部。」

高中部的校長看到她的時候也說:「那天的演講太棒了!彩排的時候我還感覺到妳有些緊張,但是當面對所有的人正式開口時,妳是那麼的有架勢,從妳的聲音裡我可以感受到妳所說的就是妳所深信的。」校長跟她握手而後離去,Abby說她心中感覺備受鼓勵。

 
又隔一天有四位老師聯名寫一張卡片給Abby,隨卡片附上的是一隻草梅棒棒糖,信封上一張便利貼寫著──

“Hi Marthe! (Abby homebase的老師) Can you give this to Abby in your homebase? Thanks! – Bridget

 

卡片封面上有 snoopy 站在屋頂上

 

For service above and beyond the call of duty —

 


內頁寫著

Dear Abby –

 

A little thank you for all the time and effort you’ve put into representing Villa Francis. The speech you made the other day was excellent!

 

     Thanks for your hard work,

 

Ms. Gambell和其他三位老師的簽名

 

當Abby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心中浮上的是論語中一段話的兩個情景──老者安之,少者懷之。多年來孩子們因為帶領、因為家族愛的影響而喜歡跟老人相處,幸運的並不只是這些老人,而是孩子。

我為Abby和Pony感到高興,她們一直有鼓勵她們去體會人生更深刻情感的師長,這些言語與情感的互動,讓她們年輕稚嫩的心在真實的人生中日漸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