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

對待孩子並不像我們想的那麼難,真心誠意才會輕鬆;不過,也許不容易誠意的原因,是大人對孩子不感興趣;人對不感興趣卻需要表現得有興趣的事就會敷衍或應酬;大人是喜歡談孩子的事,但對象常常不是孩子而是另一個大人。

           

上星期五在台南結束演講之後,我繼續南下去高雄看爸媽。隔天中午哥哥忙完後大家一起去午餐,剛好有位朋友帶著她小六的兒子也來高雄見面,爸媽說,請他們跟我們一起午餐吧!

我很喜歡爸爸和哥哥對待尚的態度,有一些小地方讓我覺得很男性又很溫馨。初見面時,哥哥很正式地和小朋友握手,說歡迎他跟我們一起用餐!而爸爸一眼就看到他的一對耳朵很漂亮,身體長得很健康結實。我們家完全是不談面相命理的,所以當爸爸這樣說的時候,只是純粹為著一個孩子長得很端正而說出的由衷之言;他已經是一個曾爺爺了,對任何一個後生晚輩長得好都有喜悅的感覺。

用餐的時候,尚雖然是座上唯一的一個孩子,但大家卻一點都不忽視他,更好的是,也不逗弄他,把他當做值得尊重的客人那樣相待。我跟爸爸說小朋友很愛游泳,一次可以游三十趟,爸爸就輕輕地問又仔細地聽他說,那三十趟是如何計算、又是幾種姿態的混合;只要對孩子真正感興趣,話題總是有的,而且是結實的。

用餐間,哥哥本來不知要跟我說什麼,一出口發現尚正在跟我話話,他馬上跟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聽到你正在說話。」然後大家都靜下來,仔細聽尚把那個本來在跟我說的故事說完。我知道尚有點緊張,但這是一次很好的經驗,一個孩子如果有人好好聆聽他的說話,才有可能慢慢學會穩重清楚的表達。

飯後尚跟我們回家去,我遠遠看到他跟爸爸在開放的書房一起用電腦,又交頭不知說些什麼,聚光燈下,差距七十幾歲的兩位男性看起來很協調也很可愛!我突然想起爸爸四十幾年前當校長時,對他那些國中生的心情應該也是這樣。爸爸很容易流露對孩子的關懷;我覺得那是因為他的情感來自於對於一整個世代的責任與喜悅,而不是對於特別個體的偏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