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016480_m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孩子們剛從曼谷轉到新加坡美國學校。那裡有另外一種有錢人、另外一種環境氣氛。我們的孩子會因為這樣而感到「自卑」嗎?因為她們一直長在不同的富有之中,所以我有機會觀察這個答案達20年。

我發現使孩子對金錢的力量產生盲目崇拜的可能不是環境,而是家庭用金錢來衡量一個人的價值、期許一個孩子由會念書到會賺錢〈不會唸書但很會賺錢也是另一種被接受的好榜樣〉。父母詮釋財富的意義會根植在孩子的腦中。

這篇舊文章使我想起許多生活故事,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跟孩子談金錢的用度〈2004年2月6號〉

 

中學部的絃樂團要到印尼一個小島上的小學去表演。這個島上的學校很窮,多年來SAS一直把學校汰舊換新的設備捐贈給需要幫助的地方,除了物質的支援之外,社團的表演是為了表達更多的關懷。

Pony告訴我團裡有些同學不想去,因為這個島很落後,有些人說:「打擊樂團去雅加達而我們卻去那個蚊子很多的小島。」當他們意興闌珊的時候,父母親鼓勵孩子們一定要積極參與,於是有位非常不想去的小朋友就跟她媽媽說:「我不要去,因為費用很高。」她的媽媽說:「親愛的,去吧!錢不是問題。」於是我們這位鄰居的女孩忍不住疑惑地問她的母親說:「為什麼每次我要買東西的時候你就告訴我錢的問題很重要,現在你卻說:『錢不是問題』?」聽完Pony在晚餐桌上轉述這段話之後,Eric與我不禁會心一笑。天下父母親的心情都一樣,我們都想在生活裡幫助孩子們建立起關於金錢用度的正確觀念,所以難免有了這些被孩子們看穿的矛盾之辭。

在日常生活裡我也常教導孩子學習支配生活的用度。兩個女孩添置衣物的機會很少,穿的也都是非常平價的T-shirt、牛仔褲,但我教她們把每一件衣服都洗燙平整並注意自己的儀態,在我看來,青春少女最美的無非就是自然、健康與禮儀了。孩子們平常都說不需要零用錢,所以每個星期她們只領取在學校吃午餐的錢,假日裡偶而出門,除了用餐之外也不買東買西。當然,以新生代來說,她們兩個的生活在所處的環境裡真是有點過度簡樸;然而,簡單並不意味著生活樂趣比別人貧乏,我發現孩子們其實是不在意的,因為生活簡單慣了,她們便比較不受物慾的支配,久久得到一次的享受似乎也讓快樂的感覺延續得特別久。

 

 Abby每個星期六為了要去法國大使館上課總要早起,因為轉兩趟車而不能多睡一些。我的朋友美桂姐對她非常心疼。有一天美桂姐打電話給我,問我為什麼不讓她搭計程車去上課呢?這樣可以多睡半個鐘頭,我笑了,說:「Abby不會要的,而我自己也曾想過,這其實並不是十幾塊新幣的問題。我考慮的是,既然她在滿滿的時間表裡執意要上課,交通與時間的困難還是讓她自己去克服吧,相信這也是很重要的生活學習﹝即使在課業上我們也希望孩子不貪多,總要量力而行﹞。有時候我會想,總是需要太多的支援,是不是也是現在孩子面對生活的問題之一?

每一年高中部的學生有一次出國交換生活經驗的課程,為期一個星期,學校提供許多很好的計劃,但是在我們都還沒有參與意見前Abby就已經交出她的表格,她選擇要留在學校教幼稚園。當我們問她為什麼不參加出國計劃時,她說:「我上大學的學費很貴,不想在這幾年再花錢去做這樣的短期體驗。」我們告訴她雖然平日裡希望她跟妹妹不要浪費、生活要簡單,但某些教育費用是我們認為可以的開支,然而Abby卻非常堅持這些活動對她的意義並不大,看到大家都準備著要往莫斯科、歐洲或澳洲出發的前夕,Abby在老師的指導下認真地擬訂她的幼稚園教學計劃,沒有一點猶豫與遺憾。

Eric和我於是商量著要讓這個孩子開始學習去對自己的預算做安排,我們告訴她這筆錢原本是她教育費用的一部份,因為她自己選擇不去,所以我們想知道假設讓她自己安排用途,她會怎麼使用?

Abby最後的決定是要把自己省下的這筆錢捐給台灣一個非常缺乏關懷與幫助的腦性麻痺之家。我告訴她我們會一如她的希望為她捐款,雖然沒有特別具名,但留下的匯款單據旁我為她寫下:

 

這是妳十一年級所省下的出國費用,幫妳轉交給妳想要幫助的人。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一生中首先學會:不去做超越自己金錢能力的事,其次便是要學習把自己的金錢做最好的分配,使它對我們產生良好的意義與生活的改變。為妳略記以為日後人生的參考

雖然金錢從來都是人生的大事,然而它卻很少被具體的納入我們所謂的教育內容裡;我看過還沒進入社會就已經被錢的威力壓得透不過氣來的小孩;我也領受過完全以金錢來衡量一個人價值的眼光。

可喜的是,無論世界瞬息萬變到什麼狀況,我們仍在真實的考驗裡感受到許多不能被金錢所左右的價值,這些份量十足的鎮石,能幫助孩子們在人生的小船上穩住波濤洶湧的艱鉅;相信也會幫助他們探索出青春年歲中更好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