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惠蘋

惠蘋:

一別四個月,妳在天上,也一定常常想念著我們吧!

今天下午接到泓靈的電話,問我們在不在三峽?因為Eric與我才剛離開工地往台北,所以無法與泓靈碰面,但泓靈說,晚一點他會把一盒紐倫堡的餅干寄放在大樓。

我起先想,他昨天才回到台灣,為什麼要這樣急急送來禮物,幾秒之後,我立刻想起,這一定不是代表出門攜回的禮物,而是他掛念著我們最後一次一起用餐時,妳對我的承諾。果然,我拿到禮物時,第一句印入眼中的話是:祝  結婚紀念日。

惠蘋,記得27年的今天嗎,我們四個也是在一起的。雖然當時已很流行早早把婚紗照拍好,但我卻因為想體會「新娘」的「新」字,所以刻意在結婚前一天才穿婚紗拍照。記得那天拍完照後,我們四個在環亞附近的一家咖啡廳小聚,那時,泓靈還在國防部示範樂隊服役。

明天是我結婚滿27年,而今年五月,你們結婚滿25年。婚後,我們都走過好多路,做了好多事,也盡心盡力幫助自己進步,只是,現在的我,不再能跟妳面對面分享其中的喜樂憂愁了。

有一天下午,我好想念妳,突然擔心妳給我寫過的信,是否都一一歸檔收存〈妳知道我的電腦有多亂!〉於是我靜坐桌前搜尋,一一讀著妳曾寫下的字句。

這是2008年12月8日,妳來餐廳當我一天義工後隔日寫給我的信。

DearBubu:
今天終於是你的休假日
, 但也不是,想必你有更多等著做的事 文章,採買,菜單,改善的種種方式,和許多有待落實的計劃 去了一天,真的體會了其中的辛勞 雖說不能樂在苦中學, 但明白你卻能在肢體勞累中 堅持自己的理想與服務 並把它當作于是屬乎工作中的必然一環 也提醒我能更正確看待這方面的要求 幫我保留一套製服吧! 希望總能在你需要一時應急人手時 能幫上一些小忙.   努力加餐飯,保持好體力

惠蘋
還記得那天工作到近十點,都收整好後,妳坐在洗手間前那張大椅子上,我看妳是好累的,但也只輕輕說了一句:「腳好酸!」。

那曾經同工的一天,是我心中最深的想念;那套妳要求為妳留下的圍裙,也永存在我衣櫃的抽屜裡。

想跟妳說,明天曾有的約訂雖然再也不能實現,但我不生氣,也不失望。妳對我的了解與鼓勵,是我深懷感謝的;妳的善良與誠懇,也是我在實踐對他人的友誼時,最常想起的榜樣。

妳不要擔心自己的失約,泓靈幫妳記得了承諾,送來了禮物。Eric與我,會很珍惜地記得這一切;也紀念我們曾有過的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