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1998.10)

    我們在曼谷的第三個家在一棟名叫Somkid Gardens大樓的十九樓,大樓裡有四個小朋友在ISB上學。六年級的Kai,母親是泰國人、父親是美國人,三年級的Sara是從溫哥華來的日本人;他們各有一個同級不同班的伙伴是AbbyPony。四個小朋友因為同住一棟大樓而變得十分親密,假日的下午,如果從家裡書房的落地玻璃窗往下望,會看到kaiAbby在較量球技;SaraPony則滿場飛舞、夾在其中攪局玩鬧,直到兩個大孩子再也受不了趕她們出場為止。

Sara的媽媽水野太太非常和善,常常邀集孩子們到她家去。有一次她和我聊天時,用一種非常激動熱情的聲音和神情對我說:「我真愛看到他們四個坐在一起玩遊戲的樣子,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感覺真好,是不是?」我想起我的讀書筆記裡有一段關於孩子的話──你知道做個孩子是怎麼回事嗎?那和今日的大人十分的不同。那是個仍然純淨如清泉的心靈;是相信愛、相信美好品質和相信信仰的心靈。

孩子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熱忱和使人愉悅的本質,他們雖然在行為上應該常常被規範教導﹝太自由任性,往往影響了別人而不自覺﹞,但善良的本性是應該被保護、鼓勵的。

從小在西方世界成長的Sara,雖然被水野太太宣稱為「完全不懂得日本的傳統之美」,但第一次受邀來我們家用餐時,我就推翻了這個說法而對Sara刮目相看。

那天飯後,Sara把餐具放上餐盤,輕輕一推,坐正身體向我微傾鞠躬,用日語恭敬地說:「謝謝豐盛的餐食,我吃飽了。」那一刻,我覺得非常感動;是不是因為孩子特別真誠,所以「儀式」在他們的身上顯得格外美麗?

除了善良之外,孩子也是特別慷慨熱情的;我們家的小朋友雖然害羞但非常熱情,她們愛每一個來家裡的客人;愛的方式是把她們認為很好的東西與客共享。

有一天我回家時,鋼琴老師Eric先我進門,孩子們正在張羅老師的飲料。她們翻箱倒篋、挖空心思想給喜歡中國食物的美國老師一點特別的驚喜,努力之下,果然泡出一杯看起來很不錯、深咖啡色的熱飲。

真是難忘那一刻女兒臉上的表情,Abby一臉笑意,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告訴我:「媽媽,Eric好喜歡我們給他的茶呢!他說,雖然不大好喝,但是他相信對健康一定是很有幫助的。」我微微擔心地反問她:「妳泡了什麼給老師喝?」「中將湯,我們在櫃子裡找到的」我強忍著笑再問她:「妳知道那是什麼嗎?妳是怎麼跟Eric說的?」「我告訴他,那是中國的藥草茶呀!」她一臉天真的回答我。「太好了!」我匆匆丟下這句結論趕緊別過頭走回房裡,一面笑一面希望Eric永遠不要知道自己到底喝了些什麼。等孩子上完課,我來揭曉這杯「藥草茶」的身世,她們一定會驚叫。

Somkid Gardens這一年,每個星期五的晚餐,四個孩子們會輪流在不同的家共渡他們的週末。晚餐之後他們可以玩到九點然後道晚安各自回家。幾個鐘頭裡,每個家永遠充滿笑聲和談話聲。我常常靜靜地看著他們,總會想起水野太太的話,:「和孩子們在一起,真好!也真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