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孩子(二)

每一次小廚師活動結束之後,我們會像從十分疲累但興奮的夢中醒來一般,常常忍不住在工作的間歇中津津樂道起孩子們的總總可愛。

這一批的小廚師,有一位小朋友報名時留的名字叫「陶陶」,我一看就笑了,覺得這對爸媽好重視隱私,竟不給我們孩子的真實姓名。

工作那天,見到了這位特地從花蓮來的小女孩,我試著探問道:「陶陶姓什麼呢?」她漂亮的杏眼一開一閉,好迷人!孩子大大方方地答說:「陶」我非常低估地想著,呀!畢竟還小,應該不知道我想問的是「真實姓名」,沒想到自己臉上所有的疑問與想法已全被她看在眼裡了。之後,她很清楚地告訴我說:「姓陶名陶」那樣子真是可愛極了。庭宜在一旁不可置信地加問了一句:「妳確定這不是筆名或藝名嗎?」所有的孩子都笑成一團。

我轉回廚房時,跟大家分享了這個可愛的故事。小米粉聽了之後說:「那她學寫名字的時候不是少學了一個字嗎?」話中透著她那一貫認真的憂慮。

利用工作空檔聯絡下一梯次小廚師上課的注意事項時,腦中不時浮上已經認識的一批批小朋友。

六月,我曾在國語日報的專欄中寫了孩子工作時需要「符合別人的要求」,我相信,如何用最好的態度來協助孩子取法其上是好大人的功課之一;也是我在小廚師的帶領中一心努力的目標。

上個星期我們餐廳舉辦「小廚師」活動的時候,小女兒已經從羅德島回來過暑假了。她擔任了小老師之後跟我說:「媽媽,妳的小廚師都好可愛!他們做起事來很認真、好熱情。」她接著問我,我是否特意篩選過這些孩子,為什麼他們個個都那麼乖,不像一般活動中她所見到的孩子,有時活潑好動到難以帶領。 

事實上,我完全不認識這些孩子。他們除了有些是手足同來參加之外,大多數也彼此互不相識。我認為,是緊密的工作內容把他們串連起來的;是專注維持了使人感到訝異的良好秩序。
 

在這個教育與課程過度密集的社會裡,我們所舉辦的活動,常常不允許孩子深入參與過程。也許是基於時間或空間的各種成本考量,所以我們只提供讓孩子淺嚐即止的學習。然而,童心是最熱情好動的,只要能讓他們充分地發揮、讓他們的手與心都有滿足的機會,孩子無需用吵鬧來打發時間。我想,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項秘訣只是讓他們感到“夠充實”。
 

我們總說:現在的孩子太聰明。矛盾的是,一邊讚嘆後生可畏,卻不肯放手讓他們負責。我跟大家一樣,常常訝異於孩子們在今日教育下的早慧,於是,我很安心地把重要的任務交給他們;知道只要大人細心督導,即使是小小孩也一定會有超越期待的表現。
 

在放手讓孩子負責之前,我總會要求小老師用最高的標準來教導他們;即使有些只是小一的孩子,也能在這種精細的要求之下勝任愉快。
 

用高標準要求小朋友當然是一種「嚴格」,但如果我們在帶領的當中有溫和耐心的態度,這「嚴格」就不會變成「嚴厲」而使孩子從言語氣氛中感受到不需要的壓力。
 

我帶領孩子的嚴格是在於工作品質如何求精求美,而不是挑剔他們的有所不能。無論如何,一種良好的自我要求與工作態度,都是可以在小的時候、從小的地方培養起來的。
 

我之所以非常鼓勵父母們在家自己帶領孩子做家事,無非就是因為這種品質與份量都能自己掌握的優勢條件。而我所開辦的體驗課程所要啟發的,也是父母而非孩子;畢竟,當父母真正改變的時候,孩子才有機會不斷接受好的教育。
 

我除了從孩子小的時候起,在家帶領做家事時遵循這種嚴格卻不嚴厲的方法之外,也鼓勵他們從高中起就打工。我發現,即使只是當家教或當褓姆這樣的打工機會,孩子也能從中學習到一種可貴的經驗──符合別人的工作要求。這是一種非常寶貴的認識,一等她們上了大學,有機會接觸到更廣的工作時,我看到他們已經為自己預備好了一份樂在工作的態度與盡力而為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