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了尊重

如果沒有了尊重,相信很多事都無法結出真正的好成果。

上星期三晚上去三峽國中聽洪蘭老師演講之前,月仁打電話給我,因為她被自己教的幾個大學生氣到想聊一聊。之後,我們從教育有多難又談起洪蘭老師去維宸的學校演講時,曾當場要求不好好聽講的孩子安份下來。我相信,當老師對一個名校高中的孩子正色地要求紀律與自重的時候,她的心裡一定好難過。

當晚,在三峽國中,老師也曾在演講中途要求手機響起的聽眾關機,還記得當時老師是這樣說的:「我不會耽誤你們很多時間,我只是覺得國家花這麼多錢買一個先進的機器,我有責任把它介紹給大家。」我心裡覺得一陣難過,那責任兩個字讓我不能不聯想到聲音已經帶點沙啞的疲倦,老師下午已經講過一場三小時的演講,抵達三峽時還未用餐。遺憾的是,即使關手機的提醒已經出現過兩次,稍後仍有音樂鈴聲打斷演講的思緒。

接著,是今天有人傳給我的一段報導,節錄如下:

「學生也要敬業!」中央大學 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最近參與評鑑台大醫學院,發現學生上課姍姍來遲,還在課堂上吃泡麵、啃雞腿、打開電腦看連續劇、趴在桌上睡大覺,「這樣的上課態度,我們拿什麼去和別人競爭?」

台大醫學系助教把文章轉寄給系上學生看,有些學生認為是該檢討;也有學生覺得洪蘭太嚴厲,台大本來就比較自由開放,學生考試、念書還是認真的。

教育部次長林聰明認為,上課吃東西、講手機的確不好,希望各大學督促學生改善。有人稱此為「開放的美式風格」,但林聰明說:「我是留美的,也沒有這樣。」

這篇報導讓我想起一段話:

自由和自由自在並不一樣。

Free is not the same as free and easy.

到底哪裡不一樣?我自己認為,就是失去了應有的尊重──對自己與對別人的尊重。

晚餐時,我們談起這件事。我問Abby她在不同國家念美國學校或去美國上大學時,上課吃東西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嗎?她說,高中時是不准的,大學因為有些課與課之間很緊,的確沒有時間用餐,所以老師會准許學生吃東西。但是,吃的人知道守原則,例如:食物沒有強烈味道、包裝沒有聲響和吃的禮貌。我問她,在賓大四年,可曾看過任何一次有人上課吃東西的時候不夠含蓄,使老師感到不受尊重,她想一想,回答我說:「沒有,從來沒有!」然後她笑著說:「如果我們必須搶時間吃東西,只是更想解決肚子叫的問題,因為那也會干擾別人。」我問她都吃些什麼呢?她說,就是餅干、穀物之類可以充饑、擋一下,別讓肚子咕嚕咕嚕叫的食物就好。她又說,遲到也一樣,不得已的事就會有相應適合的態度,絕不會毫不在乎、大搖大擺。

 

我不相信,如果有尊重、有含蓄, 洪蘭 老師會忍心讓認真聽課的孩子餓肚子;我也不認為那些大剌剌的行為應該被標籤成「開放的美式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