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家有男孩

星期五晚上在「孩子國」的分享會上,有位媽媽問起我男孩的家事教育,我答應要把當天刊出在國語日報的專欄貼出做為回答。

男孩的家事教育

不只一次,讀者們曾向我問起:如果我的孩子之中有一個是男生,我的教養方法可會有不同?也許,這個問題之中有他們想問卻沒有釐清的想法:「妳會在親子廚房裡用同樣的方法帶領男孩嗎?」

對多數的父母來說,廚事、甚至任何家事都比較適合女孩,不過,我自己的經驗與想法卻並非如此。

我的原生家庭共有手足四人,父母對我們的教養並沒有任何不同,連家事教育也一樣。我們習慣齊心協力,家事永遠都是一起分工同做。父母從年齡來衡量我們可以擔負的工作,而不是以男女來區分教養方法與工作分派,他們的原則,是要我們學會照顧自己並且幫助他人,因此,我的哥哥從小也受足家事訓練。他們長我三、四歲,直到現在,一有機會還是習慣盡力照顧我這年近五十的妹妹。

記得有一段時間,我因為新書活動回到台北借住哥哥家。那週,嫂嫂剛好人在國外。每天早上,哥哥一定比我早起,幫我張羅早餐,他覺得這才盡了當哥哥的責任。好玩的是,這種習慣,一到美國大姐家,就一定由最長的大姐扛起。所以,有好幾次,當讀者問起:該如何給孩子手足相親的教育時,我其實無法體會其中的難處。

我們手足是從小在生活的互助中學會相親相愛的,而這種想法,在自組的小家庭中也就自然地傳承了下去。分枝後,每個家庭的孩子都是這樣彼此照顧、不分男女。

覺得男孩不應該受家事教育的家長,或許應該改變一下偏見的想法。記得美國總統艾森豪曾在一篇文章中回憶童年哥哥因為得了猩紅熱而需要被隔離,母親留在樓上的房間照顧哥哥,他與父親就在樓下負責炊者食物。當他們把煮好的湯,用吊籃送上去給母親和哥哥時,他的心裡覺得非常安慰快樂。在那篇文章中,艾森豪提到:我想人們喜歡烹飪,是因為那的確是一種創作,在炊事裡,我們的心靈因而對生活有滿足的感受。

不只是青少年的艾森豪,我身邊也有許多男孩喜歡家事與烹飪。去年暑假,我受幾位母親的請託,教導三個大學新鮮人學做一頓簡單但有趣的晚餐。當我帶著三個身材壯碩的大男孩去市場學習採購時,他們的投入遠遠超過我的期待。

我曾問過那三個即將離家的大學生,為什麼想學做飯,或了解更多家事的內涵?他們一致的答案給了父母最好的提醒:「我們想在自己獨立生活時過得更好一點。」

看!這就是孩子想法,也是每一個人從家庭脫離時需要的基礎能力。

父母不該再猶豫該不該給男孩家事教育,因為,一旦長成離家,男孩女孩都一樣要生活;而他們對好生活的期待絕不會因為性別而有所差別。所以,從小在生活中慢慢為他們累積足夠的裝備吧!

由此可連結文章 「大男孩的烹飪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