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夠溫暖

771016446_m 


今年過農曆年那幾天,天氣好冷。我跟Eric說,好想穿得暖暖的、圍上圍巾,坐在行人步道上吃一球冰淇淋。Eric聽完後,興致勃勃地回答我說:「為什麼不呢?只要穿得夠暖,我們馬上可以去。」那滋味嚐到之後,我在筆記本裡、待寫的文章頁中加了一個標題──「如果夠溫暖」;我發現,如果夠溫暖,在寒天裡,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會多很多。

這兩天,一位朋友跟我討論她該如何與青春期的孩子同工?雖然我們談了很多,但歸納起來,我的建議大概只有三點 :
 

指正孩子的時候給積極的建議、有用的方法;溝通時,不要使用多餘的、評論性的語言。 

比如說,當我看到同一個工讀生打翻過幾次東西之後,我給她的建議是:眼光一定要停在最後一個動作上。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好幾次觀察到她因為求快心切,常常眼光還在前一秒,但動作已進入下一秒了,所以會失去平衡也無法做更周到的照顧。

如果每次我都說:「要小心!」那,這只算叮嚀提醒,並沒有提供有益的教導;如果我說:「妳做事應該穩重一點。」那就是非常不必要的評論性語言,並不會使孩子進步。

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孩子的時候,可以回想同一個年齡,我們心裡曾經希望大人怎麼對待自己 。
我常常倚靠這樣的回想來跟不同年齡的孩子溝通。在回想中,我更能看到眼前孩子的心境與他們應該會期待的語言投遞。  

要公平、要用心體會孩子的每一分進步 。
任何年齡的人都會犯錯,接受指正之後,有時候孩子反而比大人更坦率、更願意改過,我們應該要用心體會他們的改變。也許,並不需要馬上用誇張的語言來表示鼓勵,但如果我們真的用心去看、真的打從心裡欣賞,即使不說「你很棒!」我們的眼神、表情也會傳達出真正的讚許。

 

我與朋友的溝通時而暢通、時而困難,因為,我沒有辦法使她了解,我之所以對孩子特別有耐心,是因為我常常提醒自己,孩子與我們的人生經驗有明顯的差距,我們不能忘記那基礎點的不同高、不能不經過教導就對他們有不合理的期待。

事實上,一個孩子要處在大人堆裡工作,她的困難一點都不比我們少。也因為如此,如果希望能規定行為標準,灌輸價值觀念,一定得透過以身作則和溫和的推力才能達成。

也許有些人看到我跟孩子一起工作的耐心和包容,會覺得我只是寵待他們,但我自己卻不這樣認為。我一直相信,當我們以信任對孩子進行教導時,是可以嚴格與慈愛並行的。嚴格的是對標準的執行,而我所顯現的慈愛,只是因為真心接受他們的價值。

和孩子同工的時候,我常常想起過年那球冰淇淋的滋味與自己身上有所準備的溫暖穿戴。

如果我們也同樣準備好自己的想法、讓心情夠溫暖,相信,可以為孩子做的事也自然會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