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生活就是教育

20140524-126

20140524-127

20140524-135

20140524-136

20140524-138

當孩子們從餐具櫃裡拿出刀叉、吃著自己一片片煎成、一層層疊高、淋上蜂蜜、擠出鮮奶油的鬆餅時,她們已經工作了整整六個小時了,這也是一天中她們的第三次進食。每一次的吃,無論簡單或豐盛,在我看來,吃的形式與氣氛就是一種最踏實的美感教育。這樣的教育,既不是進出畫展博物館能完成的陶養,也不是一時一刻補習得來的生活教養,更不是富戶定有、貧家不能的生活氣質。

我們其實有很多機會可以腳踏實地的教導孩子如何生活,學習真正存在於行起坐臥的美感,但近幾十年來,教育更傾向於理論,我們只急著催促孩子去認識一事一物,或體驗一場活動,而不再日復一日的累積生活。

上星期,儀儀從輔大應用美術系畢業了,惠蘋生前非常期待小女兒的這場畢業展,做為好友的我,自覺應該代替惠蘋在第一天去觀看儀儀大學四年的學習成果。

這是我第一次參觀台灣所有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的聯合畢業展,其規模使大家可以藉此聯展看到台灣未來藝術與設計者的學習基礎與實力。因為儀儀的畢業,我也才有機會了解即將邁入社會的年輕學子。

每一所學校的特質不同,展覽也很豐富,不過,Eric跟我有一個同感,為什麼我們的教育總跟生活脫節?當天我們是餐後進入會場,大概是下午一點多左右,因此也遇到參展學生用餐與休息的時間。所有二樓與一樓的走道上都坐滿了拿著便當或正在飽餐速食的學生,大家走路時都得閃過一雙雙席地伸展而坐的雙腿,那種感覺,真的不是很美。

籌辦一場活動就不能遠離生活思考,而這種實況在當天更為明顯。因為有一半的展出主題都環繞在「生活」的設計上,現實與目標形成一種反諷,也突顯出教導的缺項。

如果不教一個人好好生活,他如何能為生活做出真正有用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