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人

親愛的朋友:

貼完這篇文章後我就往機場去,這兩天在旅途中無法回應大家的留言,先跟大家報告一聲。

                  Bubu
好大人
走進Pony的書房,看到貼在牆上備忘欄的紙張,是她「當代美國文學」課的一些提醒。

Pony今年除了修語言AP之外,第二個學期又加修了一堂Contemporary American Literature。因為課堂上都是十二年級的學生,我擔心她跟十二年級一起上課的心情,所以跟她談了一下該注意的事。她似乎覺得我的擔心有些好玩,所以把手放在我的頭上,像一個媽媽在安慰孩子那樣摸摸我的頭說:「媽咪,不要擔心,我讀得很好呢!我覺得老師很喜歡我。」她拿出筆記本給我看自己得到班上唯一的滿分時,老師給她的評語──

Perfect entries. All 11 are here and done beautifully.〈這11指的是11個答案的要項〉我往下看還有另一行寫著

Pony,

   Thanks for being such a positive member of the class.

所以我笑著問她:「妳們班上有negative member嗎?」,她睜大眼睛說:「有,坐在我前面那個男生,老師好像很討厭他。」她想了一想,有些困惑地問道:「媽媽,有人用『三八』形容男生嗎?」

──通常我們會說『輕浮』吧!最好也不要用「三八」形容女生,還有更適當的形容詞。

──嗯,那個男生很「輕浮」,我想我大概有露出討厭的表情吧,所以老師叫他去談話,請他不要打擾我。

我好吃驚,問她怎麼會知道這樣的事,她說是那個男生有一天跟她說「Pony,妳給我惹了麻煩,老師叫我去,跟我說:『我很不欣賞你對Pony的態度,請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你使她非常不自在』。」

走出書房之後,這個課堂上的小插曲還在我心中盤旋。我很慶幸這個老師在Pony遇到人際的友誼問題時當一個「好大人」,不只為女孩解圍,也給男孩一個適當的提醒,積極地教導他做一個有禮貌的男士跟好同學。

我問了Pony,知道這位老師是一個兩個大學生的母親。我想,當她決定要插手這麼不具體的感覺問題時,一定經過深思,願意擔負起當「好大人」的責任。我也相信她的語言與態度應該非常適當,所以這個男同學才沒有記恨Pony,而且能跟她談起這件事。

我又一次確定,青春期的孩子真的沒有那麼難以溝通、不受教誨。當一個「好的大人」把背後的批評或暗暗的擔心都轉為積極的引導或勸戒時,會為原本可能陰暗仇怨的景況帶來陽光。在陽光的披照下,稚拙的心靈有了成長的機會──他們會帶著對人世的信心慢慢地成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