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不是草莓族

 

我常常聽說年輕的孩子們被大家稱為「草莓族」,因為他們無法承受壓力,這當然同時指的是他們的無法擔負責任。

我一直有機會跟年輕的孩子共事,每當我看到她們的時候,總會想起遠在美國的大女兒Abby。她在異地求學也打工,我相信她一定受到許多環境中長輩的愛護與教導,因此更珍惜自己能跟這群孩子一起工作的機會。希望真心關懷她們與自己的孩子所受的關懷,可以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好大人與好孩子。

昨天,我收到一封信,是店裡一個突然離職的小朋友給我的信。雖然她的離職正值我們人力非常不足的時刻,也不能有時間準備,但這完全與不負責無關,因為她扛起了一個更重要的責任。我把她的信與想對她說的話都貼在媽媽的花園裡,期待大家在讀過之後,給這些年輕的孩子一個真心的鼓勵。

BUBU姐: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一直沒能好好的跟你說一聲抱歉。

很抱歉,我辜負了你對我的期望

很抱歉,你原諒我的突然離職

很抱歉,本來是要和其他的同事們一起為公羽家盡心,我卻一個人先離職

很抱歉,在你要截稿日子前,讓你這麼的煩惱

很謝謝您,在這一年的時間總是很有耐心的教導我

很謝謝您,在工作職務中,我學到很多的東西

很謝謝您,在你忙碌之餘,還關心著我們

很謝謝您,讓我有機會可以為客人煮餐

謝謝您,在大學的生涯中我渡過了一個很開心,很快樂,學著怎麼應對客人的打工生活


Bubu姐要對妳說的話:

雖然妳臨時要離開那段時間是我最忙、最希望有一點屬於自己時間的時候,但是妳父親的急病當然比店裡的事更重要,誰都不會責怪妳突然無法工作。渡過了妳爸爸危險的病情後,我每天都希望妳能再回來。如果妳回來,可以讓樓面穩定下來,可以讓我們的人力不必支援地如此辛苦,我也可以教琬玲和小錢學其他的工作。

但是,當妳打電話確定不再回來上班時,我在更大的工作困難之下,仍然是喜悅與安慰的。我知道做下這個決定,是因為妳完全了解家裡此刻更需要妳,妳願意代替爸爸來幫助媽媽打理自家的店,Bubu姐真替妳的父母感到高興。如果我們的家有了困難,我當然希望Abby和Pony能勇敢地扛起許多事。妳做了每個大人都會期待年輕人對家付出的關懷與貢獻。

這段時間除了妳,我還深深地感受到小錢與琬玲為店裡多麼盡心盡力,自己的許多事不能盡情去做、搶時間跑來跑去,跟我商量怎麼讓工作運轉得更順利。我什麼都沒有開口,她們卻已為我做了許多事。

看了妳的信,我在電腦前呆坐了一會兒,突然想起去年生日晚上,在新加坡 接到你們打來的電話,小錢很著急地說:「Bubu姐,我們的鐵門又壞了。」我的心咚地跳了一大下,想起上次鐵門壞了,妳們三個盡職地守到十一點多,等師傅修好門才回家。這次,我又要多麼擔心妳們回家的安全?就在交待著該怎麼辦時,電話那頭響起你們三個一起唱生日快樂的歌聲。我還記得自己在小小的驚嚇之後有多開心!

想跟妳們說謝謝!謝謝妳們一直努力地與我並肩工作,替我著想。也希望離開後的佩怡與暖清喜歡新的工作,生活努力、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