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媽媽

 


我猜,母親對女兒是總有一份無奈的的心情,要到年紀很大的時候,這份無奈才會在不自覺中化為笑意、拋卻擔心,回到養育初期還未感覺負擔,只看到可愛與喜樂。
 

前天晚上,我就在媽媽的臉上看到那種笑容,突然有點恍惚,好像她三十幾,而我才四、五歲,雖然正當愛胡鬧但媽媽卻能滿懷愛意地看著我,覺得無可奈何之中也有幾分幸福的感覺。

                       

晚餐後,媽媽在看NHK的節目,我沒能完全放下工作陪她看,抱著電腦坐在旁邊。雖然是兩邊都不專心,卻覺得很安心!

我聽到媽媽喊了一聲:「哎呀!這部車真是可愛!」的時候抬頭一看,螢幕上映著一部福斯T2的車,從門的開法知道也是巴西版,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轉過頭去提醒媽媽說:「我也有一部這樣的車呢!」就是那一刻,媽媽笑了,笑著說「記得」的表情裡有一種從寬容引發的開心,好像在說,妳這個孩子真好玩,到底要怎麼說妳才好呢?

看到那瞬間開展的笑容時,我想起京劇「打漁殺家」蕭恩對女兒桂英說的一句話:「不省事的冤家啊……..」話裡是一個風裡雨裡把孩子拉扯大的父親對女兒嬌癡的疼愛、不捨與無奈。
 

媽媽80歲之前了,是很愛替我們擔心的母親,現在不知道是比較沒有力氣,還是因為經過五十年的觀察,所以對我這種痴感到更加無奈,只好新生出一種憐惜。她知道我很愛作夢,但從未只作夢不努力,或許也沒聽我叫過一聲苦,所以都只勸我不可以太勞累而已。
 

一年多前,在偶然的機會中我買下那部藍白相間的T2時,媽媽很疑惑。她知道我們對車一向不瘋迷,只看成代步工具而已,所以我們買車以耐用為要。16年前買的BMW到現在還很好用,另一部CRV也任勞任怨,上山下海,城鄉工地四處跑。倆個人兩部車,很有行動力,媽媽並沒聽說我要換車,卻在輕描淡寫中知道我買了一部老爺T2改裝成的咖啡車。

當爸媽和哥哥圍著我問:「妳到底要做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只有八歲,聲勢薄弱、有點招架不住他們的問話,但覺得要力擋這愛的詢問,所以我就很勇敢地說:「我要給我的小廚師弄一個可以下鄉去的小ㄅㄨ  ㄅㄨ!」所有的家人聽完眼睛一翻,都有要昏倒的表情,唯有我的丈夫很堅強,笑著說,很可愛!

 

一年多來我其實忙到還沒能啟用這部車,所以有時就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一件那麼可愛的東西了!在媽媽的笑裡,我突然想起來了,是要趕快計劃讓它加入小廚師的工作,免得有一天,媽媽的笑裡又生出新的掛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