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雜寫

大連的緯度雖然跟北京、仙台差不多,但海的調節與風向影響著一地一日的不同;經過許多事之後,我無法不記起:生活是由自然發令,人只能盡心、順服與再努力。 

這幾天大連的溫度都在兩、三度左右,但如果不近海邊,走在路上真的很舒服。那著名的槐花香當然是沒有聞到的,而路上的梧桐也要下個月也才會吐芽;月份上說著春天來了,但大連的街景卻還是冬天的打扮。 

大連的建築很美,生活也還很樸實,是一個雖在準備著要發展觀光但還沒有被遊客改變生活情調的城市。多數的人們五點半就下工回家,清晨早早起床;不知道再過一陣子,很多事會不會都會不一樣了,因為有好多地方趕著在創造新景點、新設施。


有個下午我跟Abby剛好在路上碰上下班的交通高鋒,電車、巴士和計程車各路奔忙,我們沒有辦法搭上任何一種交通工具,卻跟Eric約好在飯店見面。在一片混亂中,我領著Abby和別人共乘一部計程車回飯店,看得出來,當時Abby有多驚訝,因為在她還沒弄清楚我是怎麼隔著車窗跟司機打交道、弄清規則之前,我已一陣風似地拉她上車、跟坐在前座的一位陌生小姐同車上路了;我看到她的表情,自己在心裡發笑,想她必然忘了1996年我們去曼谷那幾年,我是如何在一片生疏中力圖好好生活的。


抵達大連已是晚上,有點累了,但進飯店房間的那一刻,我馬上被浴室中那片馬塞克牆感動了,真是太漂亮!我忍不住幾次伸手去摸、細細地研究貼工。

雖然一直都很愛馬賽克,但一片好的馬賽克作品得之不易,就像我看十字繡一樣,即使工好、圖案美、但顏色只要差一點點或裱的框不對,就不會讓人有驚豔的感覺!

每次經過大稻埕時,那片非常壯觀美麗的海景馬塞克都使我心痛,因為水管、電線不分青紅皂白地從圖的一邊伸出頭來,一看就感覺曾經費心創造卻不能守護的遺憾。


網貼的馬塞克有細縫太過規則的問題,無論哪一國進口、圖案多美,總是很難有纖細獨特的感覺。飯店裡,Abby與我們的房間空間規劃不同,馬塞克牆也有變化。每次看到這些漂亮的呈現,心裡總想到當初為它盡心盡力的工匠;不知他們是否曾在工作都完成後,見到自己技藝所付予的最美一面。


過午去書店的時候,我遇到一隻大狗。牠對我很好,但這是我第一次跟一隻狗如此親近,心裡其實是又歡喜又害怕;狗狗也許感知我所想的吧!牠很可愛地去咬來自己的玩具要借我玩,就放在門邊,然後坐在一旁端端地望著我如何回應。我很想用手去拿,又怕這樣對牠來說不夠禮貌,當然,我是不能也用咬的,既然無以為報,只好先去另一頭看書。



我在金色Gary的陪伴下、在穿過冷冷空氣與窗花篩曬的陽光裡翻閱著架上的書,享受著初次的大連與不一樣的午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