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歌(一)

第一次看到葉維廉先生介紹印第安詩作的文章「在林中,傾耳向樹」時,大約是十七、八歲。那篇文章刊載在家裡訂閱的「今日世界」。我很喜歡,把那幾首詩都背熟了,尤其是當中的「夢歌」,每在自己生活的某一個轉折處,總會浮上心頭

在鰷女沉睡的地方
在她鰭翼柔柔撥動的水中
花落
花又升起

二十年的「公羽家」在二十四號暫告一個段落,我沒有把夢打包的失落感、我沒有哭。心裡想著這首詩,想著我還有許多許多想做的事,那個夢一定是還要繼續做下去的。

22號晚上十點,我從新加坡 飛抵台灣,23號早上一早,我進廚房工作到夜晚。想起22年前的同一天,我也是黎明即起,不同的是,那一天我當新嫁娘。對害怕繁文縟節的我來說,進廚房工作一整天實在比當新娘愉快太多、太多。不用穿禮服、不用面對鏡頭、不用面對許多陌生的人,在廚房工作真的好愉快!

今天早上,我們所有的工作人員再進公羽家開始整理,我接到許多電話與信件的詢問,問我可不可能把「公羽家」整店輸出?因為無法一一回答,所以我想把自己的心得與計劃在陸續的幾天當中與大家分享。

如果聽到Pink Martini的 Amada Mio,很難不想馬上去北部開一個咖啡屋。可是,我得收心,第一個工作是一邊完成已簽訂的工作約,並期待四月前能把三峽的家整修完工遷入。這段時間,我會把台南的兩個店整理清潔好出租,我也打算為台南這個坪數很大的家找一個真正喜歡的人來接手,一直到四月,我想我仍然是一睜開眼就得跑、跑、跑才能把工作做完。

上個月我跟一個朋友提起想在花園裡開個讀書會,她聽了之後只說:「很好啊!很好啊!」幾天之後,她給了我一封信說要贈我八百本書做為開始,我很興奮,但那段時間實在忙到抽不出空來思考整個計劃該如何進行,我把它放在一月的工作表中。

 

 

這張照片是在新加坡 新達城書展的「廚房之歌」分享會後與Abby的合照,她特地回來與我們結束新加坡 的家。這兩個星期,我已經習慣身邊有這個可靠、體貼能幹的小跟班,但她後天又要離開,所以我常常走過她身邊時忍不住要緊緊抱抱她。

我要謝謝留言、送花、送卡片到「公羽家」,與默默祝福我朋友們。這二十年很美好,我的夢因為你們而扎扎實實。

我不想告別,因為,這不是一個結束。我知道當夢再升起時,仍有你們的鼓勵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