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歌〈三〉為妳們加油

年末那天去清理慶中店的時候,我想起了幾個月前在花園裡的留言板上收到一封信,是一位讀者從書中找到了我,輾轉知道我在慶中街有家店,信中說:「Bubu姐,能把店租給我嗎?」這位從未謀面的朋友從中部來,堅定心意要在台南奮鬥。當時,我正處於各種工作的忙亂中,只能在信中告訴她很抱歉,我實在無法分出時間來考慮慶中店的事,想等2007的工作都完成後再動手整理,所以我請她不要等待,趕快去尋找其他的店面。

一個多月後,我又收到Jenny的信,她很高興地說在慶中街租到店面了,我除了回信恭喜她之外,也期待著回台灣時能去品嚐她的點心料理。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雖然進進出出台南好幾次,但忙到連慶中街都沒有踏進一步,直到那天打包東西時,我才想起Jenny和她開的店可好?上軌道了嗎?適應台南的一切了嗎?

我想了一下,鼓起勇氣往她的店走去,進了店之後,我連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只好問店裡的工讀生說:「老闆娘是從中部來嗎?」那大男孩點點頭,我只好說:「我就是要找她。」一會兒Jenny出來了,她一看見我就說:「是Bubu姐!」就像我們早已認識了一樣自然。

我問她要不要一些長腳杯和水杯,幫我解決一些搬運的問題,然後我們就來來去去在我的店與她的店之間。之後,她帶著好幾份甜品,牽著她的小女兒來看我,我因為感冒怕傳染給孩子而帶著口罩,小小的娃娃大概看不清我的臉而有些害羞,我只好牽牽她的手做為問候。

Jenny帶孩子離開後,我想起了好多好多事,多麼想對她說好好加油。她讓我想起二十年前的自己,帶著孩子工作生活兩頭忙的背影。我相信,我想起的不只是她、也不只是年輕時的我,而是某一個階段的我們──身負重擔卻仍然有夢。

我知道花園裡多數的媽媽都跟Jenny一樣,或許是創業、或許是工作,也或許是為了孩子而捨棄自己所深愛的生活形式。走過二十一年的母親之路,我想跟大家說,每一種生活都有意義。只要我們努力過好每一天,彩虹的盡處會有新的夢想展翅而飛。

小P送我一首歌,我想送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