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想與現實之間

cubby-2

我覺得自己與現代年輕媽媽之間最大的不同是,她們對教養抱持很理想化的追求,而我從年輕到坐五望六的現在,眼睛總注視著自己身處的現實。我的認知很簡單,如果要完成生活中的任何一種理想,只要一離開現實與自己的相對位置,就得繞道而行;忽略現實生活的條件,就得走更遠的路。

我生活中的每一個片刻都是身體力行的結果,不是思考出來的理想。我當然不是仙女,因為仙女總在溪邊採花唱歌,我的生活雖然有花有水,但為了可以達成自己的理想,水總是用來洗滌而非聽唱;花有時是為讓他人感到愉快,在家則是對自己的犒賞。

昨天上完廚房之歌,有位朋友問我:「Bubu姐有過任何壓力嗎?」對我來說,天下絕不會有沒有壓力的人,不過,我很少花時間去想壓力對於自己的影響。我與許多人一樣喜歡吉百齡的「假如」這首詩,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對

假如你能用相等於六十秒的奔跑來填補毫不留情的一分鐘」這句詩體會最深;也許這就是我對壓力沒有敵意的理由。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無法給予年輕朋友足夠的安慰,因為不想只用甜言蜜語支持他們。在現實中別無旁顧地努力,是我能完成許多理想的原因,我只能把自己的理解告知大家。

前不久,因為有幾本書要在中國出版,編輯集合了幾十條家長問答要我回,其中有一條是我很想也跟台灣的媽媽們分享的。

作为非全职的妈妈,如何处理好工作与家庭教育孩子的重任? 

培養家事能力,善用時間,簡化人際關係。 

我無法再說得更詳細,是因為這是我所知與我所行的全部。

我現在並不比年輕時不忙,除了忙於實踐自己的中年理想,仍然有一個家的許多家務得做,仍然要在忙碌中不找任何藉口,把生活品質照顧好。現在,我還有女兒暫託、漸漸長住下來的貓咪要照顧;但,這一切都在一滴做、一滴做之間形成更美好的生活意義。

這樣的生活是有點勞累,但不也有點可愛嗎?為什麼不就去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