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裡相遇

每個星期三、四的晚上Bitbit Café並不供應晚餐,但昨天是個例外的夜晚。  

例外的不只是晚餐的開放,這也是我們頭一次沒有接待小朋友的訂位。

七夕的晚餐,三峽的夕陽還沒有落盡前,每一張餐桌都已點上燭光。雖然是個需要額外工作的晚上,但所有的工作伙伴卻只有興奮而沒有疲態。

特別開放這個晚餐並不是因為「情人節」,而是因為幾個星期前的一封信。

信寫了兩頁,附上的照片是一對年輕朋友與我在演講會上的合影,寫信的是那年輕的男工程師。他說他的女朋友很喜歡我的書,為了給相戀九年的女友一個驚喜,他很想在中國情人節那晚在Bitbit Café向女友求婚。

跟Eric和孩子們分享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只聽到一聲驚呼,很快地,每個人都認領了一份工作,Abby跟Pony是食物與甜點的熱愛者,她們馬上為這甜蜜的聚會動手設計當天的甜點盤,而我也在心裡計劃著要如何以行動來祝福這對年輕人。

我打電話給惠蘋、泓靈,邀老友一起來過情人節,如果泓靈能用他的琴聲陪伴男主角,我想,這會使他更有勇氣。

 

 

七點半,弘燃與淑芬已經在角落的桌上用完主菜。幾次遠遠偷偷望,我可以感覺到弘燃的緊張。我心想,如果出甜點之前他再不求婚,不知道會不會緊張到肚子痛。雖然我也跟他一樣緊張,但覺得受人之託總該忠人之事地走出廚房。

走到桌前,我先自我介紹,淑芬也很快就認出並叫了我。她看起來有些激動,我拿出信封跟她說:「這是我要給妳的信,但請先聽完弘燃要對妳說的話之後再拆信。」

她開始微微地發抖,臉上出現一團迷霧的表情,喃喃說著:「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

弘燃慎重地從口袋拿出他寫好的卡片,一字一句地唸著他一定早已放在心裡的許多話。我聽到他對她細細的感謝、我也聽到他說從今而後要更珍惜地好好照顧她。

然後他拿出戒指,問她可以幫她戴上嗎?

771017286_m

在泓靈的琴聲中、在所有客人的祝福下, 戒指套上了淑芬纖細的指上,而她還在發抖。

我的禮物很微薄,只是用手抄錄了席慕蓉的詩,希望淑芬與弘燃帶著大家的祝福,用彼此的真誠,在愛裡建立自己夢想中的家庭。

你是那疾馳的箭
我就是你翎旁的風聲
你是那負傷的鷹
我就是撫慰你的月光
你是那昂然的松
我就是纏綿的藤蘿





你永是我的伴侶
我是你生生世世
溫柔的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