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代日記三則


〈二〉

Yuki帶三個女兒來三峽看我,實在是沒能招待什麼,於是就提議把她們留在我的縫紉室中靜靜過一日;那真是很寧靜的一天、很美好的一天,也是充滿女性氣息的一天。







〈三〉

每次帶完小廚師的當晚,我很少不失眠的。並不是身體特別累,而是白天的情景感受無法停止地一幕幕回到眼前。孩子們與我的交談其實不多,但畢竟是並肩工作的貼近,看到的、感受到的、想到的也就特別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