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花想起的杜甫

向日葵謝了後,我在工作室插了一盆卡斯比亞伴孔雀菊。接連兩天有課,看到的學員都說喜歡,看來,小花讓大家都開心了。

雖然不是桃花開的陽春三月,但看見遊走在藍紫與粉紅之間的那一大捧花,我的心裡不斷想起杜甫的詩句「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

我是很喜歡、很喜歡杜甫的,那個一千三百多年前的詩人想來是難得有輕快的時候,但在「獨步江畔尋花」這組七言絕句中,我卻似乎看到了輕鬆愉快的杜甫、一個暫忘煩惱與負擔的詩人,他在江邊的花與落花之間漫步沉吟。

江上被花惱不徹,無處告訴只顛狂。
走覓南鄰愛酒伴,經旬出飲獨空床。

稠花亂蕊畏江濱,行步欹危實怕春。
詩酒尚堪驅使在,未須料理白頭人。

江深竹靜兩三家,多事紅花映白花。
報答春光知有處,應須美酒送生涯。

東望少城花滿煙,百花高樓更可憐。
誰能載酒開金盞,喚取佳人舞繡筵。

黄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
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愛淺紅。

黄四娘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
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

不是愛花即欲死,只恐花盡老相催。
繁枝容易紛紛落,嫩葉商量細細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