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給淑芬、惠蘋和自己

我送給淑芬與弘燃的結婚禮物是一對舊的桌上調味罐組,二十多年前,在海德堡的一個櫥窗裡看到他們的時候,我還是初婚的少婦。


我想必是非常粗心的,看了二十幾年的舊物,一直到昨天惠蘋拿起來的時候說:「啊!是老夫老妻。」我才第一次感覺到他們的年紀真的不輕;是白紗與燕尾服使我不曾注意過那代表著婚姻完美的裝扮裡,其實是兩個在時間裡已經磨合成同一種氣息的溫煦嗎?我竟完全沒有注意過那扣子幾乎要崩裂、腆著的大肚圍與白紗裹著的是一點都不纖細的腰身。

忘記是哪一位非常有名的攝影師在家裡的牆上掛著他妻子年輕時的照片,對來客說:


年輕的時候,我因為她美麗而愛她

年老的時候,我因為了解她而愛她

 

希望弘燃與淑芬也這樣珍惜著他們的年輕與日漸積累的彼此了解。

昨天是淑芬與弘燃外出拍婚紗的日子,他們問我可不可以來工作室拍些照片,所以,我們有個小小的聚會。在專業的攝影與強烈的補光之外,我們留住這對新人最可愛的一面,而這一天的聚會,也引回我們的許多記憶。



小米粉做了好吃的蛋糕,弘燃看到淑芬一下子就把整塊蛋糕吃完,很訝異地問:「妳怎麼吃那麼快!」淑芬嬌嗔地瞪他一眼說:「我很餓了嘛!」在裝扮這件事情上,新郎大概是永遠無法體會新娘的辛苦。

 


 



我看到弘燃鑽前探後,忍不住問道:「弘燃,你為什麼一直去扯淑芬的裙擺?」他苦笑地對我說:「Bubu姐,我很擔心淑芬跌倒,他穿不慣高跟鞋。」大家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昨天是泓靈與建邦第一次見面,他們打過招呼後就上二樓,在合奏中彼此認識。泓靈拿起琴,第一首拉的是二十三年前,他在自己婚禮上拉的曲子—巴哈的Arioso,在琴音中,惠蘋穿著白紗慢慢走過教堂的身影恍如昨日;而泓靈拉琴時閉著雙眼的習慣也一直沒有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