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一些問題

小廚師的報名結束之後,我接到許多來信。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每天黎明即起,一天的時間總是轉眼用完,如果要等到有空一一回信,想來對大家是很不禮貌的,所以,我在這裡先做個簡單的綜合回覆。

 

關於「追風少年」

這個小團體又名植穗營,是學校篩選出來的弱勢家庭孩童,並非有些家長顧名思義的猜想,以為是飆車族。

當我接觸這群孩子的時候,我發現他們最缺乏的應該是溫馨趣味的「家庭形式」照顧,因此孩子們喜歡我上兩次為他們準備的活動──做泡菜去賣、做壽司去賣。而我也最期待以生活教育來啟發他們,希望在這些結合創意與勞動的工作中,他們可以看到自己的另一種長才。

因為是比較特別的孩子,所以我安排他們每個月都能回來,希望以長期的帶領建立真正的教養成效。在某個角度上,我對自己的期望一如給每一位母親的鼓勵:用全心全意來帶領家事教育。

關於一般小廚師課程

因為小廚師報名的人數遠超過我們課程所能容納的限量,所以無法接受小朋友的重覆參與,只希望每個人都有機會能體會一次這樣的大家家酒遊戲。等到孩子回到家裡的時候,我希望父母親也能從每天的生活中,提供類似的遊戲機會與享受的心情。

暑假的課程,我們會從這次未能順利參加的名單中發活動通知,請小朋友們放心。

為什麼不多開課

Bitbit Café是一個營運中的餐廳,對我來說,這也是我的工作室。我的教學活動其實並不止於對小朋友,帶領店裡的工作人員更是重要的教學活動。每天,我會比大家都早進店,仔細思考一天的工作。每兩天一換的菜單,讓大家得繃緊精神努力學習,對我這個教學的人來說,也不輕鬆。不過,我希望伙伴們能了解,小店有小店的生存之道,用行動來表達自己對食物的愛,才能經得起挑戰。

我也希望大家能在工作中養成思考的習慣、養成對時間充滿感覺的習慣、養成有全景觀的能力。這是我非常想要努力的領域,所以,小朋友課程的開設次數,目前已是我時間上的極限了,請大家原諒。

我們所開放的義工名額,也等於給媽媽們久久一場的生活實作。我會努力再安排時段回覆給詢問的朋友。

再次叮嚀 

我想跟無法參加小廚師計劃的媽媽們說,我所做的這些啟發,你們都可以從自己的身上傳遞給孩子。請大家不要失望,只要開始行動。

今天在國語日報上,我寫了一篇專欄,結語就是我想對大家的叮嚀。

在您的親子廚房中,我建議父母一定要用精確的語言為孩子仔細說明,而後再分步驟示範。一如父母都希望孩子在學校中能遇到一位教學有方的好老師一樣,我們自己要在家事的教學或生活的教育上,先努力當一位言教、身教並重的好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