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十六巷(下)

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五年前這個地方是什麼樣子了,也許在我們進出巷子的時候它被滿園的綠樹遮擋起來,所以我們從來也沒有注意過它的存在。但如今,它成了一家雅致的日式餐廳。

雖然服務的人員穿的是和服,但餐桌上除了日式餐廳慣用的現遞濕巾外,還有西式餐巾。也許是所有的顏色都簡單,所以並不覺得這和洋食風搭配得不協調。

我們點了一個wabameshi和一個燒物的套餐,味道很好。

離開前,我去看冰櫃裡的食物,赫然發現一塊正在退冰的旗魚就擺在一旁。我一定是馬上就露出訝異的表情,主廚先生連忙笑著對我說:「是石頭。」我的近視與老花都嚴重,但在燈光下,那石塊的確像生魚。

主廚先生很親切,我們簡單地聊了一下,在談話中,他的兩位助手一直默默地在忙著準備工作。在本國之外,日本料理一直往時尚風與創意料理發展。傳統的菜單與空間慢慢消失了。很高興再回到十六巷時,我想起了二十年前在北海道 一家鄉間小店嚐到wabameshi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