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十五分鐘

 


每個人對時間管理的方法各有不同,我在「寫給孩子的工作日記」一書中提到自己的工作方式是「先分配時間再分配工作」。
 

安排時間,其實就是為一件工作訂下時間限制。
限制時間幫助我們專心,而專心擴大了能力,
使我們屏除一切無關的分心之務,更充分利用了各種感官的爆發力量。
 

「先分配時間再分配工作」對我的工作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觀念。如果不對時間採取嚴格的控制,即使工作一樣不停歇,卻很可能無法準時完成任務。

有課程的早上,我從家裡出發去Bitbit Cafe之前,通常已起床工作兩個小時了。到達我自己的工作位置後,我放眼一看,心裡清楚還有多少準備工作沒有做完。我在心中迅速地把一個鐘頭分成四個十五分鐘,告訴自己,每十五分鐘我得完成兩項單獨的工作,否則一定來不及開課前的準備。

小米粉在我到達之前已工作了一個鐘頭,雖然我們從不事先分工,但她知道她該完成什麼,我也知道我的任務。只是如果少了以時間做為量尺的目標感,我們就會沉浸在某些工作片刻中,最後才發現被時間愚弄了──同樣的努力,卻達不到預訂的目標。我們的授課內容繁複,要準備的食材很細瑣,必須以切割的小時段來整合檢視完成的各個項目。

有目標的一個小時能完成許多事,不在意時,好幾個小時也能如流水一般地無聲逝去。四個十五分鐘組成的一個小時,類似於我的短跑目標,一一完成的小成就鼓舞著我的工作士氣。在內心的對話與感受中,每過一個十五分鐘,我對逐漸完整的任務全貌就感到多一份安心;我知道,那安心就是所謂的信心,它可以滋生新的工作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