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與勇氣

過去,成人視教導兒童為必盡的責任,但在價值混亂的年代,我們往往因為害怕責任所帶來的麻煩、反感,而不再有勇氣糾正孩子的過錯,甚至開始討好孩子;討好與愛無關,討好是一種因為害怕所引發的行為。如果說,今天我們的教育有問題,我想就是我們失去了真誠與勇氣,因此我們很憂慮也很害怕。  

昨天晚上,我在桃園錦興國小演講,會後大家討論了一些問題,很有意義,我想在此也分享給朋友們。如果我們自認為是重視教育的成人,就不該錯過值得動手的任何一份小改善,不要再把教育拿來大揮舞。

史懷哲說過一句話,仔細想想就能了解平日我們掛在口中的「身教」有多麼的口號化。 
Example is not the main thing in teaching.
It is the only thing. 

榜樣在教學中不是主要的東西,它是唯一的東西 

所以教育沒有我們想的那麼複雜或那麼難,我們也沒有這麼多事要討論。今天整個社會對於教育是談得多,做得少了,把單純的價值一再分化成更複雜的問題。我們不只談出興趣,丟下的話題也有「流行」性了,只要過了熱談的流行,就不再有人關心。事實是,無論教學、教養,我們不都是檢視自己有沒有做到榜樣就好了嗎?哪裡有那麼多方法可以創新或尋找呢?  

昨天最重要的一段話,是一位媽媽問我閱讀的事。我一直都想跟大家談一下很多埋在閱讀當中的態度問題。現在的小朋友常常沒有被教導在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情。  

閱讀確實是一件很好的事,但人生卻不因為所做的事很好,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曾經遇到過小朋友來參加小廚師,卻完全無心上課,只想到二樓去看我的書房,他說自己是無可救藥的書蟲,但我卻不允許這樣的事任其發生。因為,孩子報名的是一堂烹飪課,我的責任是使他了解以專注的態度朝向目標的重要,否則,這就非常錯亂了。  

我也曾經在有一次的活動中邀請一位小朋友來當我的助手,可是整場活動中,孩子鬧情緒一樣,坐在地上看自己的書,完全無視於我所交託的責任。事後,我跟他的母親談這個問題,他的母親覺得,這是有理由的,因為她愛閱讀,而當時正急著了解這本新書的故事結局。  

我認為,真正的錯誤是,我們沒有勇氣告訴孩子他們所做的事情有多麼的不恰當。而如果我們沒有勇氣說,他們就會在一個看似正確的名義之下更強化不得體的態度,所以,我才說教育是需要誠意跟勇氣的。  

我的母親經常不習慣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教導孩子的態度,現在的父母只會寵愛與討好,她經常這麼感嘆。比如聽到一個年輕母親心疼孩子念書太辛苦,要他畢業後先不要工作,用一年的時間去環遊世界,把想玩的地方都好好玩夠再開始工作,母親為此目瞪口呆。我無法跟她解釋,並不是每一位父母的態度都是如此,也有很多父母視傳承責任感為最有價值的教育。正巧天下文化囑我為一本書寫推薦序,寫序時,我每一頁都仔細看過,其中第96頁的一段話,正好說明我的看法是正確的:  

我在大學畢業之後跟爸爸說,如果他贊助我環遊世界的旅費,將來我有了工作,我會還給他。
爸爸說:「蘇珊,我想,你把順序弄顛倒了。你應該先工作存錢,有了錢再去旅行犒賞自己。」  

要對孩子說「你應該」是得有善意跟勇氣的,否則你一定會選擇在拒絕時自覺虧欠地說:「對不起,我不能。」如果你也同意我的說法,請你在感覺不當或看到問題時,鼓起勇氣跟孩子說類似這樣的話:

你不應該在這裡看書,或你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看書。幫助他們的言行舉止得體而美。  

無論是童年時代或是中年的現在,我覺得能夠得到長輩的教導,是自己最受重視的感受。所以,讓我們也把這份「重視」當做珍貴的禮物送給孩子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