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東的孩子

 

我應該算是了解自己也想要幫助自己的人,對於解決壓力,只能靠「盡責」來處理;去傾訴煩惱或藉著娛樂放鬆,都不如老老實實把該做的事做完來得有幫助。

                   

我整天工作時,身體非常痛,有時痛得難以抵擋,但是,只要能在工作表上槓去一則列在表上的事,那痛會瞬間消失;我靜靜地觀察著自己幾十年來的身體,只好用了解與有效的方法來自我幫助,把承諾的事好好完成。

今年工作表上的最後一場演講壓力即將在明天結束,很有意義的是,這場演講的地點就在我的故鄉台東。

受邀時,我給主辦單位寫的信如下:

 

親愛的亞薇:

謝謝來信告知的訊息!我剛剛讀完信後瞬間出現一個想法,我想以「台東的孩子,有在台東長大方法」為題。但擬講綱之前,我想請你先與天來討論過這個提議,不知道你們是否會覺得它不夠嚴肅?回到自己的家鄉分享,我希望能談我認為有用的經驗,與經驗中照映出的尺長寸短。

 

Bubu

明天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的秘書長林天來先生也會有一段演講,演講之後他會主持我們與縣長的座談。我知道天來是花蓮的孩子,所以如果要到花東談「從心教育,讓天賦自由」我們就不能不回到自己與故里的關係,並探討這份成長經驗對我們的影響,再省察隨時代改變所應有的進與退。

亞薇幫天來與我互寄了講綱,我看了天來的講綱很高興,雖然去演講對我總是一大壓力的,但明天,我很期待著要聽天來以一個花蓮孩子怎麼說他對「台東教育的幾個想像」。

我也很高興在自己的介紹上寫下:

講者:蔡穎卿〈37年前台東縣成功鎮
成功國小整潔里畢業生〉
 

Eric問我,整潔里是什麼意思?

我記得我們一個年級有三班,分為勤儉里、整潔里與助人里;時代不同了,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把這三樣基本品德看得與當年一樣重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