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家的最後一堂課

771053377_m
我們從新加坡 回台南後,Pony給高中生的小課程進入了最後一堂課。因為高中生都很忙,所以Pony把這堂課規劃成次數少但時間長。

 

星期日的下午從一點開始到晚上七點半有兩個班,每堂課是三個小時。中間小老師可以有一點時間可以吃飯、休息一下。

 

Pony告訴我,上完第一堂課後有人寫信告訴她:「雖然我的背都快受不了了,但是覺得很有收穫。」Pony上課的節奏非常快,她告訴我,因為已經把內容濃縮到不能再濃縮了,所以課堂上的每一分鐘都很重要。

 

我不知道她的學生會不會因此而覺得很辛苦,但這似乎也提供了學習的另一種思考──不一定是嘻嘻哈哈才快樂,當自己看到成果的時候,應該會覺得那三個小時是沒有白費的吧!

 

這篇文章與照片不是用來介紹Pony的畫畫課,而是想藉著照片讓大家看看一群認真學習的高中生。

 

除了孩子回來受教育那一年之外,這幾個月是我接觸台灣高中生最多的一段時間。說真的,我覺得他們好極了!

 

跟我學做菜的三個男孩,穩重、懂禮貌、進入學習的狀況非常聰明,或許是因為我認識他們的家庭,所以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但是Pony前前後後所教過的九個大男孩卻不是朋友家的小孩。所以,我相信自己是以更客觀的角度看到他們的好。